核四是喧騰政壇的難解習題,江宜樺一上台從拋出核四公投到賭上閣揆烏紗帽,這帖藥下得又急又猛,用意不外乎要宣示公投玩真的,迫使在野黨跟進賽局。此舉也讓政府擁核立場清楚呈現,當「挺核四」的執政黨推動「停建核四」公投,更凸顯矛盾與弔詭。

 最新的發展是,為讓核四停建公投「名正言順」,國民黨團擬由丁守中等反核藍委提案,以杜絕外界質疑。但未來進入公投實質辯論程序,除非民進黨加入賽局、爭取擔任公投反方,否則擁核、反核均是國民黨一方,這又是另一種荒謬場景。

 反觀民進黨決放棄提「核四續建」公投,就是要避免邏輯與立場矛盾。一向把反核當神主牌,倘若也推出「核四續建」公投,恐會讓支持者精神錯亂。

 基於公投的門檻極高,朝野原先在議題設定都刻意採取反面論述,這是利用公投巧門,雙方都想當莊家而立於不敗之地。問題是,核四停建公投被否決後,民間反核聲浪從此消逝?

 江揆昨在立院答詢時宣示,如果公投結果是核四停建,就會辭職下台。這種負責任態度,應予肯定。但公投不是國民黨中常會或黨團大會,萬萬沒有都是國民黨自己玩的道理。國民黨機關算盡的結果,勢必會降低外界參與意願,讓公投辯論淪為國民黨「自說自話」,完全喪失「社會對話」的意義。

 以目前《公投法》的規定,要求國民黨改變命題,自陷於不利的處境,恐怕不太容易。倘若核四議題持續延燒,即使公投遭否決後,沒有核四綁選舉的問題,也難保在社會反核團體反撲下,利用選票教訓執政黨,難免也會影響二○一四甚至二○一六總統大選。

 江揆既然拋出公投議題,就應試圖提出解決之道;如何透過公投機制擴大公民參與,而非只是權謀思考如何封殺公投提案,至少執政黨要演也得演像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