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fe Solo家和不同藝術家合作寄賣作品,小小咖啡館也是難得的藝文展示空間。

 「在台灣省政府時代,中興新村的馬路不可能坑坑疤疤,從南投市開進中興新村,就知道抵達權力核心,從大牌坊開始路都非常平,開車都可以感覺到走的路不一樣了。」曾在省政府時代旅遊局工作多年的黃阿棟,扶著駕駛盤、開著車說。過了牌樓、高大的椰子樹立正站得筆挺,有如歡迎皇帝回宮般的恭敬。進了牌樓,就是村子裡的人了。

 待過中興新村的人,似乎就等同於過過好日子的人生。工作上曾經碰到過幾個從小到大在中興新村長大的人,每每聽到他們提到這個村子,就如同講到理想國般,彷彿台灣其他地方都不是人住的。

 返鄉經營Cafe solo咖啡館與民宿的蔡憶如理解的說:「住過中興新村的人,心永遠會黏在這裡,這裡的環境、生活品質好,尤其省政府時代,這裡的村民備受禮遇。」她回憶起有一年颱風天,中興新村某個區域的電箱突然爆掉,全村陷入黑暗,但不到十分鐘電就來,這是她記憶中停電最久的時間。

 處處庭園咖啡棟棟豪宅

 「由於位處權力核心,中興新村在省政府年代不可能斷水、斷電,街上的路燈更是沒看過不亮的。」黃阿棟懷念的表示。他惆悵的說:「那真的是美好歲月,只要一進中興新村,生老病死政府都幫你照顧,從幼稚園到中學,甚至臨終的殯儀館,中興新村都有。

 但這都是過去式了,凍省後,公務員紛紛搬離,中興新村變得更安靜了。原以為他會變成沒落的鬼城,甚至一蹶不振,沒想到幾年下來的調整,少了政治氣息的中興新村多了悠閒的氣氛,庭園咖啡館一間接著一間開,周邊豪宅一棟又一棟的蓋,中興新村成了旅遊的景點,引領旅人走進村子曾有的美好歲月。

 懷舊又創新自由奔放

 懷舊是來中興新村必有的情緒,村子裡的人總會告訴你,當年大會堂的舞會有多風光、有多少佳片在那兒放映,又促成多少約會的男男女女。現在的大會堂,古典建築的前方有跑道、高爾夫球練習場,平日老人家在樹下下棋、假日則有大大小小的家庭在草地上放風箏。台灣省不見了,可是留下來的空間有新的生命,有如春天的重生。

 「現在的村子當然和省政府時期不大一樣,但是空間變化不大,多了自由奔放的氣息,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想返鄉做民宿的原因。」蔡憶如說。Cafe solo的房間就在大街旁的公寓裡,一樓是咖啡館、二三樓則是民宿空間。蔡憶如驕傲的說:「中興新村那麼美好,一定要在這裡過夜才能完整體會。」

 坐在民宿陽台的搖椅上,看出去是安靜的平房老宿舍,遠方則是八卦山脈,春日的夕陽暖暖灑在身上,讓人賴著不想起來。蔡憶如笑著說:「當初郭董來談曾馨儀的婚事就是來住我們家,待過這個村子的,都想成為村子裡的人。」

 Cafe Solo交流好所在

 Cafe Solo不僅提供旅人下榻中興新村的空間,一樓的咖啡館更是和在地人交流的好地方,許多社區裡的人來此聊天,一見到觀光客就熱情的介紹該去吃哪家麵、不能錯過的酸梅湯,咖啡館的入口處還擺了各式各樣南投的農產品與文創產品。

 蔡憶如指出,想透過這個空間讓旅人看到中興新村的新貌,咖啡館牆上的畫,也是友人寄賣的作品,小小咖啡館成了認識中興新村最好的舞台與窗口。她更熱情的推薦旅人最好周末來中興新村,因為第一市場和第三市場都有市集,可以尋寶撿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