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樹冠瀉下的金光,柔化了圓葉雞屎樹的撒潑毛相,土耳其石般的藍珠映著光點,彷彿訴說著隱藏在它身上的祕密。
▲當夏天和秋天靜靜地在林緣錯身而過,向陽處,冇骨消的細果子變魔術似的轉紅了。
▲千金藤複繖形頭狀排列的花序轉為果序之後,果柄變長,形成了一團一團有如彩珠紮成的綵球。
▲白匏子入冬後換上最隆重的新裝──成串的金黃流蘇,妝點著黑瑪瑙珠子,在陽光裡閃閃爍爍。
▲初秋的杜虹,就在綠果逐漸變色的過程裡,有一種朦朧的美感,草綠慢慢褪色,先是蒼白,再暈染一層近乎透明的粉紫。
▲水冬瓜綻開的花冠未見昂首張揚,五枚花瓣頂多半敞,瓣緣倒是俏皮地微微翻捲,愈看愈像是一頂1920年代歐洲仕女流行佩戴的鐘型呢帽。

 大自然裡有寶藏,台灣山桂花的果串,顆顆如夜明珠;穿鞘花的澄果則是輕巧別在葉鞘上的寶石釦,快跟著華曉玫到山林裡尋寶。

 如果你看到路旁有人蹲著欣賞小花;又或者在山上看到有人手拿相機,不拍風景,只專對「雜草」找角度、按快門,你會怎麼想?

 華曉玫對路人好奇的眼光,早已經習慣了,她家鄰近二叭山植物園,5年前想要散步健身,於是走入山中,她說,「這一入,可真是入了寶山。」

 寶山可不是蓋的,「只要你停下來蹲著看,就會發現大自然處處有珠寶。」她所謂的「珠寶」,指的是冇骨消、姑婆芋、山月桃,或是被污名化的臭娘子、雞屎樹,這些尋常可見、甚至視而不見的渺小花果,在她細膩觀察下,美如珍珠、瑪瑙、玉髓與紅寶石。

 水冬瓜 天外飛來的珍珠

 她在新書《藏在林緣的珠寶》寫著與「珍珠」初次相逢的過程:「……記得那天剛下過雨,林子底層還沈浸在深重的潮氣裡,走在樹蔭中未覺清爽,而是感受到一種鬱結的溼冷;倒是走出一身蒸騰的熱氣後,稍稍化解了空氣中瀰漫的肅殺。這樣的情境觸目所及不復平日神采,連九節木的紅果也顯得黯淡無光,就在情緒開始隨著沈甸甸的空氣淪陷時,眼梢閃過了一個白色光點。

 業已闌珊的意興在那個瞬間又動搖了,掉頭回到原地,定睛找出淹沒於幽暗樹叢的小白點,是圓潤潤的一顆珠子,恰巧有微弱的光線烘托出輪廓,雪白瑩透。在蕭瑟的冬林裡,它的現身,隱隱然透露出一股戲劇張力。

 透過鏡頭的微觀,確定是一顆小漿果,溫潤光滑的表情,堆疊了不同層次的白;表層許是透明的,彷彿可以看透底下肥嫩的肉質。

 當眼睛適應了林下的幽暗,才恍然察覺那是水冬瓜的漿果。之前遇見的水冬瓜,未曾有過如許奇妙的視覺體驗;那顆漿果,由細長的梗子銜著,浮在偶然的光暈裡,就像是一顆天外飛來的珍珠……。」

 長梗紫麻 如水晶吊燈

 華曉玫曾是時尚記者、時尚雜誌總編輯,現在依舊活躍於時尚圈。這些經歷,令我連想起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若是梅莉史翠普飾演的時尚總編輯,蹲在山路旁探小花賞野草,實在無法想像。

 於是我忍不住追問,「從五光十色的時尚圈子,投入安靜的植物世界,而且是最不易被看見的野花草,不會切換得太衝突了嗎?」

 「一點也不衝突,其實人類所有的設計都是師法自然。」她舉例,水冬瓜花冠瓣緣微微翻捲,像極了香奈兒喜愛的鐘型呢帽;長梗紫麻綴滿果子的枝條,在陽光下閃耀,如同施華洛世奇的水晶吊燈。誰說時尚圈與植物界不搭嘎。

 關於那盞「水晶吊燈」,華曉玫在書中是這樣描述的:「……冬春之際,當大夥兒追著梅、櫻、桃、杏的煙花移動時,不動如山的我,獨獨執迷於住家後頭的長梗紫麻林。

 在那兒,我便擁有一片磅礡迷離的冰晶果瀑,何需奔波另逐花浪?

 約莫從歲末開始,長梗紫麻的枝條上冒出了乳白果實,視覺質感光潤有如結晶寶石。仔細察看下,那果子並非單一而生,也不是純粹的乳白,而是由半透明的果實聚生,上頭還嵌有形似芝麻的黝黑種子。

 當然,聚生果本身沒什麼變化,而是陽光這個魔術師點化出各種林下幻境。當光線傾瀉而下時,透明果肉成為發光體,綴滿果子的枝條變成了一道道亮閃閃的水晶珠帶,像極了荷蘭設計師Tord Boontje(為施華洛世奇精品)創作的水晶吊燈。當舞台上只剩下篩落的光點時,結晶寶石折射出的光影則是有如萬花筒般,細膩而多變;偶爾有春風適時加入,搖曳而閃爍的果瀑線條就更顯靈妙了……。」

 《藏在林緣的珠寶》是華曉玫「不小心投入過度」的第五本植物書,她說,自己不是植物專業,也不是達人,過去從沒想過為植物寫書,只是單純的熱愛植物,透過珠寶般的美麗際遇,讓大家都能了解,原來可以從這樣的角度欣賞植物。

 憶起與野花草的初識,第一個讓她愛上的通泉草,「在冬天一片綠草下,竟然看到粉紫色光彩一閃而過,是我從沒注意過的唇型花。」她說得興高采烈,我猶如在現場一同觀賞到了那叫人驚豔的粉紫。

 從那次邂逅通泉草,此後她散步時隨身攜帶相機,發現路旁的野花野草就蹲著拍攝,在鏡頭下經常看到肉眼忽略的細節。

 華曉玫說,慢慢走,才有機會觀察,透過觀察,才會產生美的心理感受,慢走讓她視野大開,發現過去未曾注意的草叢微觀美學。

 冇骨消 紅寶珠子的花鈿

 她在書中寫著如何透過微觀,見識了冇骨消意料之外的美麗:「……認識冇骨消後,發現這種植物處處皆是風景。由於果子極小,一般欣賞的角度,都著重於數大的果量形成的果序樣貌,當果子熟紅時,有如一柄細密鑲飾著紅寶珠子的花鈿,令人驚豔!

 然而,透過微觀的視野,細小的果子猶有可觀;除了紅豔欲滴的表情,不知誰在果實頂端遺下了可愛的五瓣花印記,活像是刻意創新的僧侶頂上戒疤。

 追根究底,那花瓣似的圖案,竟是宿存的萼片勾勒出的,因為三角形的萼片太過細微,無法完全覆過果頂,平貼於子房癒合後,形成了意外的圖案……。」

 華曉玫說,林子裡有各式各樣的植物風光,有待更加細膩的心一探究竟。她建議父母不妨多帶小朋友接觸植物世界,從小懂得欣賞大自然的美,對美學有助益,也能培養對小細節的觀察力。

 下回你在林緣山徑,如果遇見一位對著小花小草或果實匍匐拍照的女人,或許正是華曉玫在尋找她的珠寶,這些珠寶並非遙不可及,山林也等待著你來打開美麗寶匣。(圖片提供/華曉玫;部分文圖摘自華曉玫所著,四塊玉出版《藏在林緣的珠寶》)

 ■Index

 ★華曉玫的部落格/http://dawnchorus.pixnet.net/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