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日,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理事長曾培炎在台北圓山飯店向200多位兩岸工商界人士發表演講,分析當前經濟形勢,展望兩岸經濟合作。(中新社)

 編按:大陸前國務院副總理、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理事長曾培炎,昨天在台北圓山大飯店敦睦廳舉行在台唯一公開演講,曾培炎指出,大陸30年改革開放,增速換檔、結構轉型、創新驅動、民生為本等為關鍵;展望兩岸關係發展,曾培炎強調,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大勢不變、兩岸經濟合作共贏的格局不變、兩岸制度化協商方向不變。他呼籲兩岸要深化經濟合作,必須加強兩岸政策協調與商情溝通,創新實務合作的內涵與方式,發揮企業家增進和平發展紅利的作用。以下是演講全文:

 尊敬的蕭萬長榮譽董事長,各位企業家,各位朋友:

 這是我第一次踏上美麗的寶島台灣。過去幾天來,我和代表團成員在台北、新竹兩地走了走,看了看,見到了不少新老朋友,台灣的社會、經濟、科技發展及風土人情都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中華民族的傳統節日春節和元宵節剛過,在這裡給大家拜個晚年!今天很高興有機會與各位一起,談談我對當前經濟形勢以及兩岸合作的看法。

 國際形勢 四個一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5年裡,國際形勢風雲變幻,可以概括為「四個一」,即「一場危機、一方動盪、一輪調整和一次轉移」。具體來講就是:國際金融危機給全球帶來的影響至今揮之不去,主要發達經濟體尚未走出主權債務和經濟增長乏力的困境。西亞、北非多國政局動盪、政權更迭,敘利亞、伊朗問題久拖不決,地緣政治的不穩定性給世界經濟復甦平添變數。為重塑經濟增長新動力,各國都加快新一輪產業結構調整,同時圍繞全球經濟治理的博弈正在展開。新興經濟體特別是亞洲新興市場,日益成為世界經濟的主要引擎,全球經濟和戰略重心向亞太地區轉移。

 去年以來,世界經濟出現了階段性好轉。歐債危機有所緩解,美國「財政懸崖」暫渡難關,新興經濟體保持了適度增長。年初達沃斯論壇上,與會者多對今年的世界經濟形勢表示樂觀。應該說,這場危機正呈現出逐步緩和、淡出的趨勢,但是對今後的形勢也不能過於樂觀。正所謂「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復甦仍將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一是發達國家債務警報還遠未解除。歐元區整體債務規模不斷上升,希臘、愛爾蘭、義大利和葡萄牙四國今年到期主權債務達到4800億歐元,西班牙達到1200億歐元,仍處於償債高峰期,形勢不容樂觀。

 二是全球流動性風險正在累積。美國、日本相繼實行量化寬鬆政策,歐洲的直接貨幣交易也帶有量化寬鬆的性質。美國、日本通過量化寬鬆增加的流動性每年接近3萬億美元,大大加劇了全球通脹壓力。現在有的國家也開始放任本幣貶值,「貨幣戰爭」有所難免。

 三是貿易保護主義普遍抬頭。主要發達國家設置更多貿易壁壘,實行更為嚴厲的貿易調查,針對新興市場的反傾銷、反補貼越發突出。

 四是經濟結構調整難以一蹴而就。信息網絡革命的邊際效應進入遞減區間,新的產業革命正在孕育之中,尚未形成科技創新浪潮。發達國家振興實業、新興經濟體擴大消費都需要一個過程。總而言之,全球金融危機發生的病灶──深層次矛盾沒有根除,經濟增長缺乏新的支撐,尚未找到快速復甦的路徑。如果只施以「偏方」,繼續向市場「不限量」注資,一旦控制不好,引發流動性過剩,世界經濟不排除再次陷入泡沫和危機的可能性。今年是承上啟下的關鍵一年,對各國來講都面臨機遇和挑戰。我想大陸和台灣也不例外,需要我們更好地合作應對。

 各位企業家,各位朋友!

 大陸經過30多年改革開放,經濟發展取得了顯著成就,經濟規模位居世界第二,進入了中等收入國家行列,經濟社會發展開始進入一個新階段。我想在這裡與各位企業家分享與新階段有關的四個關鍵詞,供大家觀察、思考和把握大陸經濟未來發展趨勢時參考。

 增速換檔 結構轉型

 第一個關鍵詞是「增速換檔」。過去大陸實現的高速增長,需求上主要是基於投資拉動,特別是基礎設施建設和工業產能累積,以及外貿出口的強勁發展;供給上憑藉大量廉價勞動力和土地供給,以及資源環境消耗。這種發展模式不可持續了。在國際國內各種因素影響下,今後兩位數的經濟增長可能不會成為常態。換句話說,大陸潛在經濟增長率將會出現一定程度的下降。但是,大陸還處在經濟發展的成長期,城鎮化不斷發展和居民生活水準提高,將釋放出巨大而持續的投資消費需求;每年約一千萬農民進城,能夠彌補適齡勞動人口下降的影響;教育水平和新增勞動力素質的提升,將形成新的人力資本紅利。我認為,未來十年甚至更長時間,大陸經濟增速保持在7%—8%的水平上是完全可能的,而且這是一個比以前質量高、效益好的增長。

 第二個關鍵詞是「結構轉型」。目前,大陸經濟最終消費占GDP比重為50%左右,服務業占三次產業的比重不足45%,東中西部地區發展差距明顯,居民收入差距較大。這反映出在需求結構、產業結構、地區結構和收入分配結構四個方面存在的不平衡。鄧小平先生曾說過,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最終達到共同富裕;沿海地區先發展起來,從而帶動內地更好地發展。這實際上是一種「從平衡到不平衡到再平衡」的發展路徑。現在已經到了著力解決這個不平衡的時候,調整的方向是:產業結構「由重到輕」,改變過於依靠工業拉動的格局,在發展戰略新興產業、著力發展服務業特別是現代服務業;需求結構「由外到內」,降低對外需的依賴,進一步擴大內需特別是居民消費需求;地區結構「由東到西」,在東部率先發展的基礎上,加快中西部發展;收入分配差距「由大到小」,在提高經濟效率的同時,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培育和擴大中產階級。當然,這種轉變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付出相當的努力。

 創新驅動 民生為本

 第三個關鍵詞是「創新驅動」。大陸經濟總體處於產業鏈和價值鏈中低端。究其原因,經濟增長貢獻中,一般物的要素投入接近七成,知識、技術等只有三成左右,而發達經濟體的比例正好相反。從發展經濟學的角度看,大陸已經到了應當更多依靠提高效率、科技進步和管理創新來促進經濟增長的階段。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勢在必行。如果說過去經濟增長主要是圍繞加大物質資源投入做文章,以後就要圍繞加大人力資本投入做文章。建立必要的激勵機制,鼓勵人才和創新成果脫穎而出,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並努力解決好科研與生產脫節的問題。台灣在這方面做得很好,值得大陸借鑑。(文轉B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