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了將近一星期,民進黨終於宣示正面迎戰行政院拋出的核四停建公投。挑戰不可能的任務乍聽之下熱血沸騰、正義凜然;但在面對這場幾乎註定失敗的「門檻之役」,民進黨的所作所為若真只有正面迎戰和全力催票,恐難以阻擋核四運轉。

 台灣六次公投案皆未過關,二○○四年大選首度舉辦公投時,民進黨政府挾行政資源和「台灣第一次、世界都在看」的訴求催票,結果仍差八十萬票飲恨。二○○八年總統大選,馬英九拿下七百多萬票成為史上最高票的民選總統,但他的得票數距總選舉人過半的門檻,也還有上百萬之遙;而不與大選結合,投票率又會更低,況且,選民的立場和投票行為是兩回事。

 民進黨身為一個熟悉政治操作、有過多次公投失敗經驗的政黨,在核四停建公投不綁大選、苦無行政資源而勝算渺茫的情況下,有責任另謀出路,進而把戰場提高到憲政層級。

 首先,《公投法》中的高門檻固然維繫政治穩定性,但「無效形同否決」規定,卻助長持反對立場選民「不用出門、讓別人瞎忙」的心態;這不僅悖離民主和公民參與的原則,也傷害《憲法》賦予人民創制複決權的精神。

 其次,執政黨宣稱將以黨籍立委提案停建核四公投,已有違公投法之嫌;未來公投辯論時,宣示停建過關就下台的行政院長和執政黨立委,還要分別扮演正、反的角色,將開啟憲政惡例。

 民進黨應針對上述疑義積極發動釋憲,以確保憲法上的人民創制權不被國會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