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拋出「以公民投票解決核四爭議」方案後,行政院長江宜樺又在立法院宣示,核四公投結果若決定停建,代表行政院的政策未獲得民眾信任與支持,願為政策負責「辭職下台」。江宜樺為核四公投賭上烏紗帽的宣示,表現行政院藉由公投程序,設法解決核四這個紛擾長達30年議題的決心,但若朝野政黨只是把核四公投當作一場政治對決,而缺乏對核安疑慮與能源政策的理性討論,則即使「核四停建公投」未過關,並無法根本解決核電發展的爭議,而終將成為一場勞民傷財的政治動員。

 無疑地,核能發電的「公眾接受度」,一直是制約核電發展的最重要因素。自從1980年台電公司提出在貢寮興建核四計畫以來,迄今爭議已逾30年,其中經歷扁政府的停建風波,復建後已四度追加預算,目前興建經費已達2,838億元。同時由於核四廠興建的施工缺失層出不窮,不僅讓各界信心全失,核安更已為核電廠所在地民眾心中共同的恐懼。

 兩年前發生日本福島核災之後,世界多個國家對核能發展進行反思,核電比例佔總電力供應23%的德國甚至宣布在2022年前關閉所有核電站,終止核發展;瑞士政府也宣布不對現有老舊核電廠進行更新,並將於2034年關閉所有核電廠。此一情勢演變,也升高了國內的反核聲浪。

 鑒於福島核災引發國人對核能發電更大的疑慮,馬英九總統於前年11月宣布「確保核安、穩健減核、打造綠能低碳環境、逐步邁向非核家園」等原則,並承諾「核四在安全前提下商轉、核一提前除役,核二、核三廠不延役」的新政策方向。如今看來,顯然政府新的能源政策,並未解除民眾的不安。特別是這一波興起的反核聲音,已經不僅侷限於核電廠所在地方的民間團體,代表家庭主婦的「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積極鼓吹,藝人與文化人紛紛站出來發聲反核,江內閣面臨空前龐大壓力。此時突然推出「以公民投票解決核四爭議」,明顯具有化被動為主動,透過公投程序由全國人民共同做出決定,以儘速終結核四冗長爭論的意義。

 由於現行《公投法》規定極高門檻,全國性公投須投票人數達全國投票權人總數2分之1以上,且有效票數超過2分之1以上同意,證諸國內過去有6次全國性公投在綁大選情況下皆無法通過的經驗,行政院將「停建與否」交付公投,的確提高了「停建核四」的困難度,其結果是核四得以續建,而維持既定之「穩定減核、逐步邁向非核家園」政策。但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停建公投」或「續建公投」,民眾只能在正、反兩者間做選擇,對於國人關心的核四廠建廠品質、電廠營運管理問題、核廢料如何處置、台灣能源政策以及核四廠可能的替代方案等,並無法在公投引發的激情中,獲得理性的探討、溝通與處理。

 最近圍繞核四議題的社會動員已經展開。除了3月9日的大遊行,民進黨為展現反核決心,已確定「全面迎戰」的原則,選擇直接與國民黨所提「是否同意停建核四」主文對決。直到7、8月間全國性公投舉行之前,朝野政黨勢必使盡全力爭取支持,而政治運作必然凌駕對能源政策與經濟發展影響的理性討論或對話,甚至於造成不同立場的衝突對立。最終行政院即使得以依據公投結果「續建核四」,但是由於主政者一向以「高電價、限電危機」作為訴求,民間對於台電的營運、控管能力,又存在著高度懷疑,未來核四廠能否「在安全前提下商轉」、「核一、核二是否延役」,勢必又將掀起另一波爭議。尤其核能廠最直接影響地區位在全國人口最密集的新北市及台北市,核四安全的認定若無法取得當地民眾的信服,其商轉不可避免地將面臨更激烈的反對聲浪。

 由於核能發電攸關全民安全、國家經濟發展,茲事體大,我們認為核四公投不應該成為政治人物玩弄的「政治遊戲」。朝野政黨必須回歸理性思辯,針對核四廠施工品質確保、電廠營運管理、核廢料處置及可能的替代方案等,提供充分且正確的資訊,並透過聽證會的舉辦,蒐集多方意見,供作全體國人最後共同決定時的參考。唯有經過真正理性討論和溝通的程序,才能降低社會疑慮和不安,進而達致多數國人所信服的公投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