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江宜樺宣示將領取核四公投票,這對反核團體而言仍只是口惠而實不至的政治宣示。畢竟,從台灣過去選舉經驗,若沒有比照選舉規格強力動員,核四公投幾乎註定要提前失敗,執政黨若要靠公投來解決重大公共政策的爭議,還得要拿出更多誠意。

 公投一向被視為民進黨的神主牌,也是陳水扁執政時期催票工具之一,從二○○四年大選的飛彈公投、二○○八年立委選舉的討黨產公投,馬英九兩度帶領藍軍發起拒領運動,直到二○○八大選推出返聯公投,這次又把核四交付公投,看出藍營對於公投立場的轉變。

 即使馬英九對於公投從「拒領」調整成「鼓勵全民參與」,卻不代表核四公投票會衝高。以去年總統大選公民數一八○八萬票為基準,核四公投要先達到九○四萬公民投票的超高門檻,在沒有選舉、沒有政黨動員情況下,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畢竟,台灣選舉要靠樁腳動員,有些選區還得靠走路工催票。若從藍綠立委近期跑攤經驗,中南部對於核四關切熱度明顯低於北部,這種冷熱差別有可能是地域因素使然,也可能部分民眾認為拚經濟優於反核或擁核,不願捲入這場政治紛擾,讓執政黨有恃無恐。

 再者,深藍族群至今仍對公投仍有疑慮,再加上海外台商返台投票成本也高,這部份先扣掉一、兩百萬張選票,讓公投通過門檻的機率又降低。

 即使民進黨可能將核四公投操作成一場倒馬的不信任投票,藉此催出南部公投票,但此舉勢必又將核四公投泛政治化,進而可能嚇跑一些反核選票。

 或許,朱立倫拋出核四公投採用不在籍投票,應是執政黨可以思考的可行方案。即使朝野對於擁核或反核立場不同,當全國公民都可自主意識投票,這場公投才有真正的意義,最後公投結果才能杜悠悠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