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核四在內,新北市就有三座核電廠。即便如此,我仍然不贊成用地方性公投來決定核四存廢,畢竟所有台灣人都要某種程度的承擔走向非核家園的代價。基於這樣的理念,我認為各方應該致力於讓更多人民參與核四公投,而不是爭執於是否要降低通過公投的門檻,因此朝野政黨或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這次公投建立起「不在籍投票」的制度。

 國家的制度應該要一直走向進步的方向。有些人批評現行的《公投法》是鳥籠公投,主張降低通過公投的門檻,卻可曾想過降低後的門檻有一天可能就會通過博弈公投?可能就會通過減稅公投?因為門檻降低而通過的一項公投案,又豈能真的解決爭議?

 既然選擇公投是為了讓最多民眾都能表達他們是否贊成非核家園或是相信核四的安全性,民眾是否是在戶籍所在地投票,其實無關宏旨。核四當然是一個跨越地域的公共政策議題,新北市有超過一百萬以上的流動人口,很多人若是因為無法趕回戶籍地投票而在這次公投中缺席,並不符合目前朝野政黨都期望公投能夠突破門檻的立場,更錯失了透過公投案完整檢視民意的用心。

 在許多民主國家,「不在籍投票」已被視為是全國性選舉(如正副總統選舉)的重要補強措施,美國就已經有多年的實施經驗,台灣學界對於推動不在籍投票也並沒有太多異議,可惜遲遲無法建立起相關的法制作業與實務經驗。台灣幅員不大,在全國戶籍連線與雲端科技的協助下,若能藉由核四公投而建構不在籍投票的制度,這才是進步的方向。

 台灣過去的六次公投,平心而論,其中有著太多政治算計。六次都是公投綁大選,最後仍都未能成案。與其指責是門檻太高,更可能是因為人民看清其中的政治算計。朝野政黨與其爭執是否修改《公投法》調降門檻或是在核四公投案文的用辭上攻防,算計勝負,何不共同促成不在籍投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