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口有一家專營傳統年節食品的小批發商,應景美食供不應求,顧客們大排長龍,甚至還有買不到的景況,蔚為這附近生意老是做不起來的商家奇觀。幾年前老板娘為他即將三十而立的兒子,娶了一位來自大陸江西偏鄉的年輕媳婦,為家庭事業增添生力軍,這個媳婦也不負眾望,幹練勤奮,街坊鄰居都十分稱道。

 據說老板娘原先並不滿意這個身材略顯粗壯矮胖,且相貌平凡的媳婦,但是他的兒子外表也不出眾,所以安慰他說,與其找一個只能供著的花瓶,還不如找一個能做事的,才結成了這門親事。幸而大陸媳婦不但工作認真,侍奉婆婆也十分盡心,很快的為婆婆所接納,也適應這邊的新生活。

 一年後,小倆口生下了一個白胖的兒子,大陸媳婦原先開朗的笑容卻不見了,原以為她要工作又要帶孩子,太辛苦所致,後來跟她閒聊,才知道事情並非如外界想像的那樣,美滿姻緣原來竟是虛偽的假面。

 她說自從懷了孩子以後,到現在孩子都快3足歲了,他的先生從未與她同房,兩個人也沒有爭吵或鬧意見,就忽然間成了相敬如賓的陌生人一樣,經常藉口店裡生意忙,還索性就睡在店裡,對她的態度極其冷淡,反倒是與店裡的某個男員工互動親密,她才驚覺自己其實也是另一種花瓶,只不過不是供欣賞的那一種,或者根本是一件工具,一件傳宗接代,當成掛名夫妻的樣板及廉價苦力的工具,難怪他口口聲聲對外宣稱他不在意外貌,是因為他連內在都不要!

 「如果有別的男人要我,我會立刻跟他走!」一句被世俗認定不守婦道的話,在她說來卻是那樣的理由充分及鏗鏘有力,就像許多異國婚姻故事裡最後的淘金夢碎一樣,她不斷悔恨捨棄故鄉的青梅竹馬,誤入夢想與實際天差地遠的地方,再想回頭,認定她嫁入豪門的兄弟,又豈會展開雙臂歡迎?

 望著她推著娃娃車遠去的身影,我不禁感歎,像這樣的悲劇,到底幾時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