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甄選和警大招生近日同時展開,在「學歷無用」的觀念下,台、清、交喪失優勢,有就業保障的軍、警校行情竄紅。個人不禁想:高等教育的宗旨,究竟是「學以致用」、「迎合眼前就業條件」,還是「為學術而學術」,以求突破社會現狀?

 以法律系為例,上補習班,背誦最新實務判解,切合「實用」,國家考試更是攻無不克。但南陽街的補習班,真的可以取代全國的法學院嗎?法規朝令夕改,補習班所提供的「實用」判解,轉眼就成「無用」。而法學院培養精深的學理,注重概念邏輯的推演,才能以一應萬,看似「無用」,反而成其「大用」。再就醫學院而言,「外科助理」在手術台上的表現,不遜於醫師;但醫學院不是只教拉勾、剪線的眼前實用技術,而是須熟悉解剖學、生理學知識,才能研發新療法,推展醫學進步。

 若博士班課程迎合就業條件,學生畢業也只能重複操作現有的技能,無法開拓新領域。如果以就業、「致用」為辦學唯一宗旨,則配合業界須要,瞬息萬變,「有用」轉眼就成「無用」。

 民初傅斯年、胡適等人,均指出中國學術所以不如西方,是過分標榜「學以致用」,致使學術無法朝向高深的目標發展,最終「有用」淪為「無用」。然而今日我們的社會對高等教育的期許,還停留在「學以致用」的窠臼。這個社會須要軍、警,以應付「當前」迫切須要;但也須要「為學術而學術」的高等教育人才,為國家的「長久」發展做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