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與吳乃仁先生因台糖土地出售案被判刑定讞。在此必須指出,法院對相關案情之認定,完全悖於事實!在審判期間,對我們所提出的證據及論述,置若罔聞。依照刑事訴訟法,此一定讞判決,尚有再審以及非常上訴之救濟途徑;同時,這也正是我們對於搖搖欲墜的司法公正性的最後檢視。

 一、二審法院判決的前提,皆以「被告明知台糖土地向來採取『只租不售』之原則…」;然而,事實上,經濟部已於九十年間廢止「經濟部所屬國營事業提供土地出租及設定地上權辦法」,並授權各事業得以將無效益或業務上無保留必要的土地依法標售;而早在吳乃仁董事長於九一年四月上任之前,台糖便於八九年五月增訂「土地買賣交換作業要點」,每年並於年度預算中編列出售土地之所得歲入,彌補虧損,根本沒有所謂的「只租不售」原則。

 九一年四月,行政院成立「國家資產經營管理委員會」,宣示以處分公有土地資產做為解決財政危機手段之一。檢方對此一事實,或許出於行政壓力,而刻意扭曲、誤導;原應審判獨立的院方,對此一事實,縱然不知,但是預算書的明文記載以及當時既定的政府政策,彰然明顯,卻刻意漏未審酌、一意孤行。

 「背信罪」的構成要件,其行為須「違背其任務之行為」,結果須「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判決書宣稱,吳乃仁以低於「市價」的價格把土地「公開標售」出去,所以造成台糖的損失。問題是,既然是「公開標售」,當然是出價最高者得標, 而出價最高的當然就是「市價」;一、二審似乎主觀認定有一個所謂「高於公開標售價格的『市價』」存在?

 審判期間,我們曾提出「本案所訴事實當時,確實曾有鄰近土地之成交價甚至低於台糖所公開標售價格」之事證,並要求委請專業單位鑑價;否則,以「背信罪」論罪,若無損失,如何成罪?然而,法院置若罔聞。

 在所謂的「只租不售」方面,法官更毫無著墨,直接就檢調之錯誤、扭曲事實作為認定基礎而予以判決;關於「鑑價」,不僅忽略我們的要求,亦未盡調查之能事;亦即,此屬於「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符合大法官釋字二三八號之意旨,以及最高法院第四次刑庭決議之意旨(非予救濟不足以保障人權)。

 此外,綜觀全案,從前提、到所謂「犯罪結果、造成損失」的認定未明,在在有著「發現確實之新證據」、甚至是「就生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據漏未審酌」的狀況,我們也將依法定程序維護權益,提起再審。(作者為民進黨籍前立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