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將建成四大中心,台企也需創新才能存活。圖為上海外灘夜景。(記者陳思豪攝)

 台灣如何面對區域重構下的競爭,王新奎建議,台灣應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在市場競爭的時代,主要著重產業內部價值鏈分工,要靠不斷地創新,產業價值鏈不斷往上爬。即便登陸台企朝往內地轉移,但是沿海與內地發展差異並不大,轉移後恐怕也會面臨新課題。

 王新奎觀察,台資企業在大陸發展大致為三階段,第一階段、來料加工、來件裝配等以廣東為主,擴及福建、擴散到長三角,以中、小企業為主;第二階段大規模代工,台灣大規模IT企業開始向大陸轉移;現在走向第三階段,大陸勞動力成本不斷提高,代工本身產業鏈地位動搖,大規模代工的競爭優勢下降,台灣代工將朝何處去?台灣要在大陸產業轉移中扮演什麼角色,正是要探討的課題。

 他說,台灣加工、代工都集中於勞動密集一端,對勞動成本極敏感,2002年台資企業在大陸雇工1個月800元(人民幣,下同),現在月工資沒有2、3千就雇不到人,所以一些大廠想破頭提高自動化比例,想用機器人取代人工。

 台灣擁有很多優勢,與大陸文化、語言、基本價值觀相近,許多台灣大品牌包括食品在大陸市場站穩腳根,未來文化、出版、媒體,在大陸的發展仍擁有許多機會,比如文化產業動漫、遊戲、演藝經紀、電子商務、旅遊等文化產業,再加上現在兩岸文化交流合作會更添助力。

 身為區域貿易談判智囊專家,他認為,大陸與台灣之間有了ECFA後,可持續擴大雙邊貿易自由化與便利化,若兩岸大環境條件都成熟了,讓企業自己透過市場競爭找出路,政府不用替企業想怎麼做,讓市場自己去主導。

 不過在開放投資環節中會衍生許多相關問題,從法律上要給予的投資保障與執行,彼此需要保護協定,台灣應該懂得在大勢變化中充分把握機會,兩岸進入合作深水區,應在政治上進一步溝通互信靠大政治智慧去融和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