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在上述幾家特殊機關遭遇挫折,此後,我的「尿尿計畫」再也沒有遇到過阻礙。每到一處,如入無人之境,每次均通行無阻,暢快無比!

 3月11日,我路過台北市政府,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撒了一泡尿,無人「理睬」。門口雖站著一個穿制服的保安警察,但他簡直就是無視我「勇闖」市政府,也無視眾多人進進出出,毫不害怕有人闖進來鬧事,不怕訪民去炸政府大樓,也不怕刁民闖到市長辦公室。

 在大樓側門旁一個廣場,專設有一處「請願專區」,但我沒看到一個人在請願專區請願。我還瞭解到,大樓地下設有「市府生活廣場」,公務人員和市民可來這裡購買日用百貨、蔬菜水果等各種商品,2樓和3樓還可以看演出和展覽。政府大樓一樓大廳裡貼著一張告示:除22時至翌日7時憑政府員工服務登記證進出,市政府大樓全天候開放。市民可任意進出政府大樓,就像逛商場一樣隨意、頻繁。

 我將在台北市政府所見的情形拍照並發了一條微博之後,大陸網友對指示牌上標註台北市政府各局均在同一棟樓裡紛紛評論:台北市政府真寒酸,20個局、處、委都擠在一棟樓裡,大陸的政府部門,怎麼著一個局也得一棟樓、一個大院吧!讚揚台灣、諷刺大陸的意味溢於言表。

 3月12日,我又來到監察院。看到74歲的老人為抗議司法不公,正在大門前敲著鈸,念著佛經和咒語。她每天都要到這裡兩三個小時,然後再到總統府前敲鈸念經一個小時,風雨無阻,已整整4年。我直接走進監察院一樓大廳,進門有個登記服務台,旁邊就是保安警察室。但兩名保安警察和登記服務台的志工看了我一眼,沒有問我也沒管我,於是我徑直進了洗手間。尿完出來,保安警察告訴我,大廳和走廊現在可以參觀,全部開放則要等到每周五,屆時還有人講解。

 這些重要的中央機關裡的洗手間都可隨時進出撒尿,到基層的小公務機關裡的洗手間撒尿當然更不在話下了。在中山北路台北交通警察大隊的大樓前,我就親眼見到一位路過的老人來借廁所,門口的警衛手一揮就指點老人進去了,沒有半分猶豫和遲疑。

 我後來才知道,台灣的派出所不但可以喝水、上廁所、存包、休息,甚至還可以借錢、借宿、沖澡、煮泡麵。有網友就發微博介紹說,去台灣派出所上廁所,因廁所有人,警察就給客人倒杯茶水等候;另有網友貼出台灣派出所的告示稱,因廁所在維修,無法讓民眾使用,特此道歉。

 在我親自「視察」過的公務機關洗手間中,最有意思的是教育部。該機關不愧為教育主管機關,洗手間裡也不忘教育大眾。一樓男廁的小便斗上,寫的是:「左右兩邊站,對準再開火」;「神槍手,小便不漏」。

 親自體驗了台北諸多公務機關的洗手間後,我發現一個特點,即各公務機關的洗手間都不大,一般只有3個小便池和2個蹲位。立法院2樓的洗手間有兩個小便池,一個蹲位,即使一個人進去,也得側著身。每每這時,我都恨不得替這些公務機關呼籲:民意代表們啊,審議預算案時多撥一點錢,讓他們把洗手間修大一點吧!

 我「勇闖廁所」的部分情形在微博上直播之後,引起眾多網友的轉發和關注。不少評論認為,「廁所給不給人方便是文明指標」「關心政府機關的門衛與廁所,用每次小便,可以驗證平等與開放」。更多的網友則感慨:「在天朝,村委大院你也不一定能進去。」「俺們的政府不但有武警把門,要進去還要核實身分、登記,要經過想見的人同意才能進大門,那牛逼盛氣凌人的樣」。

 真可謂:台灣一泡尿,激起大陸千層浪!(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