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科技產業的發展,大約是從三十幾年前孫運璿院長與李國鼎資政開始的。當時,新竹科學園區與工研院先後設立,由工研院提供技術支援,再由科學園區提供單一窗口吸引廠商進駐,逐漸建立了台灣的科技產業格局。由於工研院當初是以半導體等資通訊應用研究為主,故在該院的影響下,科學園區進駐的廠商大多是以資通訊、光電廠商為主。雖然後續開發的南科、中科也有新型產業廠商進駐,但目前都還不成氣候,故科學園區廠商整體而言,資通訊、光電業者所佔比例仍達30.4%,短期中似乎並沒有改變的趨勢。於是,當我們的資通訊廠商受到韓國、中國大陸業者挑戰而業績下滑時,外界就會猛然發現我們的科學園區似乎產業太集中了、太容易受衝擊了。

 台灣科學園區產業集中是事實,但是要改善、要往分散化努力,就得仔細檢視科學園區的攣生兄弟-工研院的定位與體制。工研院設立於1973年,從設立之初就歸隸於經濟部;最早的新竹科學園區設立於1980年,一開始就歸隸國家科學委員會。這樣的組織設計非常奇怪,外界早有質疑之聲。在概念上,國科會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獎補助學術研究,與科技研發的最上游密切相連。而科學園區內的廠家從事科技產品之生產,算是科研最下游的執行者;這一上游一下游的兩個群體,皆歸國科會主管。但是工研院的任務是上銜學研成果、下接科技業者,把研發與應用連接起來。這樣一個中介的角色,卻莫名其妙地歸屬於經濟部。前述上中下游的歸隸斷裂,不但不合理論,也造成今日產學銜接的落差。

 當我們說台灣整體或科學園區內產業集中度太高時,我們其實是希望位居中游的工研院能夠扮演輔導轉型的角色,但這工作其實非常困難。隸屬經濟部的工研院要如何對隸屬國科會的園區及區內廠商進行輔導,熟悉行政運作的人都不難想像其中扞格。另一方面,工研院在出手輔導別人之前,又得先自我轉型,從半導體狹窄專業拓展到生技、機械、農業等多元面向。但是,這些新產業方向在「當下」都還不成熟,本來就不是職司管理現存產業的經濟部所熟悉。在概念上,這些未來產業的摸索其實更是國科會主管的學研單位的主要工作。但是國科會的觸角到不了工研院,而工研院在機制上也不見得會與學研單位搭配。這又突顯出科研上中下游隸屬斷層的缺失。

 前述組織安排不當要怎麼解決呢?其實,早在廿年前,有智之士就建議做以下的重組:將生產操作面、屬於下游的科學園區改隸經濟部,而將中游應用研發、職司產學銜接的工研院改隸國科會。這樣兩單位隸屬部會的互換,不但概念上理所當然,在功能上也更易於推展產業分散、轉型、提升。令人遺憾的是,這麼關鍵而正確的組織調整,竟然完全不在這次行政院組織改造的範圍之內。組改之後,工研院仍屬經濟部、科學園區仍屬科技部。歸屬依舊紊亂、分工依舊斷層,這樣的組改,究竟目的何在?

 也許組織調整的真正決定因素不在於說理,而在於利益。工研院家業甚大,每年預算三百多億。而園區預算才百餘億,最近又有諸多環評爭議。園區廠商營業額雖大,經濟部大概很難對區內廠商有多少影響。當此同時,該部不願意放下手上的肥肉,因而合理的組織重整無法完成,進而使園區廠商無法在接受同一部會下應用科研機構的協助,轉型與升級自然極為不易。此外,工研院也因為與國科會缺少淵源,其應用研究方向就缺少學術支撐,不論在資源與人力方面都難以開展廣度與深度。

 總之,科學園區內的產業是否太過集中呢?是的。哪個單位最應負責科技產業的轉型呢?工研院。目前工研院對園區廠商的支援夠嗎?不夠。為什麼呢?因為工研院屬於經濟部,上不接學研單位,下不接園區廠商。怎麼辦呢?無解,因為組織改造不處理此事。組改為何不碰呢?因為部會本位,不願意割出肥肉。行政院要怎麼處理呢?外界看不出所以然,因為組織改造背後從來就沒有什麼理念,只是為改而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