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蘭伽訓練中心,美國教官教中國軍隊高級軍官如何使用英國布倫機關槍。
▲在中緬印戰區某地的訓練中心,美國教官教中國士兵怎樣使用現代戰爭武器。
▲中國孩子在一座地下兵工廠裡用她靈巧的手指往絲綢袋裡填裝炸藥粉末。
▲中國軍隊的士兵們被運往印度之前,在自己的土地上吃最後一頓飯。

 一系列的強化訓練,已提升中國駐印軍強大作戰的能力,在短短的半年間,已成為裝備精良的現代化軍隊,透過美軍的協助,其火力和機動能力首次超過日軍。

 蘭伽,四面有小河環繞且鐵公路連結外地,本為第一次世界大戰關押俘虜之地,之後改為英軍駐地,在中英美3國軍事同盟成立後,選定為中國軍戰車及砲兵等部隊訓練基地。

 早在廖耀湘的新22軍入印度之前,孫立人領導的新38軍已在蘭伽開始受訓好一段時間,待新22軍入印後,兩個師合併改番號為中國駐印軍,同時也開始配備美式裝備和接受密集的訓練。杜聿明將軍抵達印度不久後便即返回中國。蔣中正委員長任命史迪威將軍兼任中國駐印軍總指揮,副總指揮是羅卓英將軍,後來由鄭洞國將軍繼任,後來將中國駐印部隊改編為新一軍。

 蘭伽戰術訓練班

 據師臨先少校所回憶,從1943年起,緊張的訓練工作就此全面展開,總部訓練中心成立初、高兩級戰術訓練班,各級軍官分批參加為期3周的訓練,學習新式武器和戰術的演練,教官皆由美國軍官擔任,西南聯大外語系畢業生充當翻譯。而中國軍官都各自有自己訓練的一套模式,孫立人將軍是美國維吉尼亞軍校畢業而廖耀湘是黃埔軍校六期並在法國聖西爾軍校留學,藉由各自的方法強化部隊的戰鬥訓練。

 當時,駐印中國士兵的士氣十分高漲,高呼「打回老家去」,每個人都已經離鄉3年了,故鄉的爹娘、妻兒與朋友不知安在與否,個個歸心似箭,都希望早日反攻回國,收復故土與家人早早團聚。

 有關在蘭伽受訓,有不少對現存的老兵的口述歷史採訪資料,據新22師工兵營李克瑞將軍所回憶,當時有位少校麥吉‧桂恩針對受訓內容提出一些很好的建議,他強調要多加練習架設「應用橋」,是將橋樑結構完成後再抬到河中安置的一種架設技術。

 獲取新知與設備

 這點對日後在新平洋作戰時十分的受用,戰時所遭遇的各種狀況都需要用到此技術。另外就是工兵的訓練,這對戰力的提升有很大的助力,一則可以預判未來戰場的特性與假想敵人的戰法,可以減少許多訓練的時間,二則是步兵與工兵技能互相交流,除了彼此可以熟知戰爭防務等戰鬥技能外,更強化連結各種不同器材操作與使用,即使在夜間視線不明的狀況下也可以掌握工具的特性。

 一系列的強化訓練,已提升中國駐印軍強大作戰的能力,在短短半年間,已成為裝備精良的現代化軍隊,透過美軍的協助,其火力和機動能力首次超過日軍。更重要的是國民政府的許多中高級軍官,都在當時接受了許多現代化的戰爭系統訓練,且獲取許多新式武器的知識與設備,這些都對日後的抗戰受益匪淺。

 蔣委員長也曾到蘭伽基地親自點閱中國駐印軍的成效,在看完砲兵的演習後,連聲道好,認為是時候該再度發動緬甸戰爭,反攻回去了。並號召有志青年入伍,盡一己之力,保衛自己的國家,所以才有「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之口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