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金銀三會最大的特色就是「低調」,無論媒體再三追問,從機場追到會場,從停車場問到飯店,銀監會主席尚福林永遠只回應:「下午會公布結果。」這位大陸低調哥,遇上金管會主委陳裕璋這位省話一哥,結果就是「說的少、開放的多」。

 金管會這次特地將金銀會會場轉到銀行公會舉行,就是要一路低調到底,由於銀行公會有專屬可控管的電梯一路到停車場,加上進出都有嚴格管制,不像前一次金銀會及金證會在台北101大樓舉行,樓下是商場、樓上是辦公大樓,電梯等都屬開放空間,難以完全控管人員進出。

 每次會議舉行前,雙方首長都會亮相握手,讓媒體公開拍照,前證監會主席郭樹清1月底來台,在媒體拍照時,即會回應媒體提問,表示這些問題,等一下的會議中都會談到,但尚福林、陳裕璋兩位低調哥及省話哥,就是專心握手,不管媒體如何嘶吼、提問,兩位主席、主委就是答也不答。

 為了確保媒體不會近身,銀行公會也大動員在各主要出入口站崗,確保「淨空」,好不容易媒體發現尚福林及陳裕璋的車輛都停在銀行公會的地下5樓,準備「守株待兔」詢問會議結論,金管會這頭又將車子開走。

 看起來兩岸長官要在一樓上車,媒體全數趕往一樓時,尚福林與陳裕璋一行人卻準備在地下三樓上車。

 這樣諜對諜,保密到家,即便媒體最後還是「堵到」正在送客的陳裕璋及正要上車的尚福林,兩人仍是標準答案:「謝謝,各位辛苦了。」儘管一整天下來媒體追追追,一切答案仍是標準的「下午記者會再宣布」和「會有好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