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信涉貪,清廉崩壞,馬英九還是說,他參選黨主席的決定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到底,對一位總統而言,執政黨黨主席為何這麼重要?總統兼了黨主席就能把事情作得更好嗎?又或者,總統不兼黨主席,會有什麼「敗害」?這些在台灣政壇上習焉不察的政治慣例,實在有必要好好釐清一下。

 在台灣,無論是戒嚴時或解嚴後,總統兼任黨主席是一項政治慣例。戒嚴與解嚴初期,黨比政還要大,所有的政治鬥爭都是執政黨內茶壺裡的風暴;所以老國民黨要透過國民黨中常會才能奪李登輝的權,李登輝是直到確認國民黨主席職務後,才不用再「坐三分之一板凳」。

 李登輝當了十三年的總統,到執政中後期早已權傾天下,但他一直兼任黨主席的原因不是要「黨政同步」或「以黨輔政」,而在於國民黨豐厚的黨產;因為黨產,李登輝得以金援地方派系與友好企業主,以經濟利益來換取他們的政治支持。若以當時統治的合理性來看,總統兼黨主席頗有跡可循。

 陳水扁則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扁上任之初以「全民政府」為號召,因此刻意地切斷他自己與民進黨的關係;沒想到一百四十天後唐飛下台,與在野黨關係又因核四停建而反目,只好回到民進黨內取暖。但民進黨內派系共治的傳統,讓這位民進黨總統難以全盤掌控黨,因此有了總統兼任黨主席之議。

 依林濁水的觀察,當時的陳水扁不是要「以黨領政」,因為「政」早就在阿扁手上,阿扁要的是以主席領黨,再以黨領導國會,透過控制國會黨團,以隔絕黨與國會黨團對於「政」的干預。用白話文來講,就是要用總統兼任黨主席來弱化黨,讓黨(中常會)沒有功能,讓他的施政免受黨的掣肘。

 在馬英九兼任黨主席後,國民黨完全虛級化,中常會不具有任何實質議決的功能;顯然,馬英九兼任黨主席的用意不在擴大黨內的政治參與,而是基於阿扁同樣的目的:弱化黨、減少對政的干預。但如此爬梳下來,馬英九兼任黨主席的政治意涵立刻出現兩個盲點:

 一、國民黨黨產已不若當年豐厚,加上馬英九也無當年李登輝籠絡地方派系的狠勁,馬一股腦地兼任黨主席要幹嘛?

 二、扁要用黨主席職位拆解民進黨的派系共治,成為派系的暫時共主,國民黨有如此堅固的傳統需要被打破嗎?

 其實,在陳水扁破壞民進黨派系共治的傳統後,當年再無任何黨內勢力可以扮演制衡陳水扁的角色,扁末年發生的敗德劣行與此不無相關。馬英九現在的處境已與當年的情況若合符節,面對目前的執政困境,真只是不夠團結所致嗎?一個百花齊放的國民黨真的會比現在更糟嗎?

 國民黨主席職務可以成為號召黨內團結、共赴黨難的重要標的:也同時有機會成為總統擴大結盟、分享權力的戰略位置。馬英九最後如何決定?不僅衝擊未來兩年國民黨內部的權力生態,更將左右他最後的歷史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