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與原住民,一邊人數逐年成長,一邊在城市是「珍寶」。從「語言」這個文化傳承的重要工具來看,越語、泰語等課程愈開愈多,原住民族語卻急需「搶救」。以多元文化為傲的台灣,如果少了哪個族群,都會是一大打擊。

 北市民政局統計,至一○一年底共有四萬四千六二二位設籍新移民,除多數是語言相通的大陸人,還有四六四一位來自越南、九四八位來自印尼,其餘泰國、菲律賓等地。

 從事印尼語教學長達八年的印尼華僑洪榮細,常在區公所授課。她發現,想學印尼話的人愈來愈多,除了新移民後代、配偶、準備外派者,有很多大學生,甚至單純對這個語言有興趣的人也來學。

 看到這麼多人願意學家鄉話,洪榮細很高興,「更鼓勵我自己要好好學中文!」她想到十四年前剛來台灣,不像現在有很多課程能參加,學中文學得很「痛苦」。現在,她鼓勵學生帶家人來上課,有新移民帶孩子,還有先生、公公婆婆都來,學新的語言了解彼此。

 越南新移民裴氏越河表示,她常教二個女兒說越南語。吃飯時,告訴孩子愛吃的東西怎麼講,洗澡就教身體部位名稱,也教她們唱越南童謠。裴氏越河說,新移民媽媽應該盡量把母語傳給孩子,小朋友和先生才會更認同媽媽。

 目前在台北市的原住民約有一萬四千人,原民會主委楊馨怡表示,因台北市沒有原民聚落,為推廣原民語言,原民會仿紐西蘭毛利族「語言巢」的型態,總共設了三十五個「語言巢」,目前有三百多個學生。楊馨怡說,但因台北市原住民分散在各行政區,沒有強烈的動機和意願,族人不會過來上課。

 此外,楊馨怡說,教育局現在推的本土語言教學時數少,一周僅講一小時母語。原住民有四十二種方言語言,有九種被列為瀕危語言,分別是撒奇萊雅語、噶瑪蘭語、賽夏語、邵語、沙阿魯阿鄒語、卡那卡那富鄒語、茂林魯凱語、萬山魯凱語以及多納魯凱語。楊馨怡說,找齊師資也是一個問題,時數少加上師資問題,族語學習的成效不是很大。

 身為阿美族的楊馨怡說,因先生不是原住民,加上在都市長大,自己也是跟父母在一起才有說阿美語機會,深刻感受到家庭說母語的重要。她說,因此營造說母語的使用環境才是最重要的,可以吸引族人把母語說出來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