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隱藏聰明的台大醫師柯文哲,難得卸下心防自嘲,他是台大醫院有史以來升等時間最長的人,「可見柯文哲的人緣有多差」;但面對魔鬼的誘惑,他寧願當孤獨的狼,也不當伊甸園的綿羊。參選台北市長贏或輸,「我都不會因挫折而喪失熱情;即便落魄,最後還是可以去台東馬偕當醫生。」

 前天深夜到凌晨,台大醫院地下4樓辦公室裡,柯文哲來來去去斷斷續續接受本報專訪。從4樓被貶到地下室,他在牆上貼著一張共產黨撤退到延安的版畫,自我安慰說,「這張畫象徵我沒地方去,只好逃到延安窯洞!」

 台大發生愛滋器官移植事件,甚至偽造流程圖,柯文哲選擇替部屬承擔一切,結果被10個單位調查、監察院彈劾,「刀不是我開的、電話不是我接的、檢驗不是我看的,查到最後只有我有罪,幹,哪有這種事!」

 罵完,柯文哲又笑說,這樣的打擊,多數人恐怕懷憂喪志,甚至走火入魔,從此抱著「你爛,我比你更爛」的想法;但他想得很開很正面,「至少20年後我回頭看,我會很感謝自己通過了上帝檢驗,因為我沒有丟下部屬跑掉」。

 辦公室被遷到比往生室(B3)更下一層,人生的這個意外,卻也成就了他從政的契機。他說,我們沒辦法救所有人,但要盡力,即便地獄太大,救也救不完,但人生不能因挫折喪失熱情,這種不正常一定要有人突破。

 參選真正的轉折,在柯文哲父親的一番肺腑之言。父親從新竹搭客運到台大對他說,「228我失去了父親,我不要再失去兒子!」父親的話讓他難過又憤怒,「為什麼台灣人要這樣驚惶過日!」他愈想愈不服氣,「我不服啦!要跟他拚了!」

 父親至今還不和他說話,柯文哲說,「我當了50年乖兒子,一輩子都在替別人做事,終於有一次,我想對自己做決定」。

 柯文哲坦承,「我每天都受到魔鬼的誘惑!」魔鬼每天都用冠冕堂皇的理由誘惑他做壞事,但他寧願做荒野孤獨的狼,也不願做上帝伊甸園的綿羊,所以他至今還在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