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憲政共識」在1月9日遭到中委會否決掉以後,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最近又加快腳步提出一些偏向急獨的論述,以區別他跟謝長廷和蔡英文在中國論述上不同的想法。首先提出「海鷗理論」,其次是重提「中國加一」,企圖讓民進黨向更深綠靠攏。

 所謂「海鷗理論」是指大陸是人,台灣是鳥,在海灘上各走各的路,只要人不抓鳥,兩者就會相安無事。至於「中國加一」,蘇貞昌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曾經闡述,「中國加一」是對中國提出呼籲,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應該是加分,但要加要減取決於中國;中國希望得到一個好鄰居,還是一個仇恨自己的國家?必須好好思考。

 海鷗論仍是分離論述

 事實上,海鷗和人在海灘上散步,人不抓鳥,並不代表鳥就不會飛走,除非像鴿子已經習慣人的餵養,否則任何鳥類,只要看到人影,通常會習慣性的飛走,這應該是跟民進黨對大陸還患有「恐共症」有關,只要大陸的影像一靠近台灣,民進黨的「反中症」就會出現。

 另一方面針對「中國加一」的想法,蘇貞昌在接受電台專訪時用「中國加一」說明兩岸關係,他說,這是對中國的呼籲,希望中國思考和台灣交往對中國有正面加分的作用,叫「中國加一」。

 但謝長廷表示,在第二次中國事務委員會中,「中國加一」曾被提出討論, 因當時在現場被當作結論朗誦,在場中國事務委員會委員沒有人懂得它的意思,也未經討論,當場有異議即遭否決。

 從這裡可以看出,蘇貞昌是在整個「華山會議」結束以後,才又開始積極的提出一些兩岸關係的論述,但不管是「海鷗理論」,或是「中國加一」的構想,根本就沒有超脫「一邊一國」的想法,也就是台灣與中國是兩個可以分立的政治實體,例如,海鷗與人,中國加一,都是分離的實體,而不是可以變成單一的實體,所以,在兩個分離的實體之下,中國大陸必定是無法接受蘇貞昌的新論述。

 過去大陸涉台研究學者,也曾把大陸比喻成是一個游泳池,台灣是一杯熱水,這杯熱水倒進游泳池,一點作用都沒有。這是在中國崛起以前他們善於比較的方式。但是現在中國的經濟崛起了,中國大陸可以說是一片大海,台灣只是一隻海鷗,誰餵養誰還很難說。同樣的,台灣與大陸交往,到底對誰有加分的作用,馬政府執政5年來,應該已經看得很清楚。

 民進黨不能一直停留在「四小龍」的時代,看到的都只是「台灣奇蹟」,而忘掉現在大陸的總產值已經超過日本,並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甚至台灣的經濟也已經被南韓遠遠的甩在後面,根本就比拚不過,我們還有什麼跟大陸交往,可以讓大陸加分的作用呢?

 蘇貞昌提出「海鷗理論」與「中國加一」的構想,顯然民進黨高層這些年來,一直把自己封鎖在台灣內部,看到的都是台灣對大陸還是有加分的作用,而非台灣必須靠大陸的讓利,台灣的經濟才能有活水的現實層面。

 凍獨可開啟民共對話

 民進黨就是因為看不到兩岸關係的巨變,以致於連一個跟大陸對話的政治基礎,即使花了「華山會議」那麼長的時間,那麼多的人力,都還找不出一個可以讓雙方都能接受的想法,讓民共關係一直蹉跎。甚至蘇貞昌有心打破僵局,他能提出的想法,也只能在「海鷗理論」與「中國加一」這些看似善意,卻還脫離不了獨立的思維,這叫大陸如何接受呢?

 回過頭來看,大陸最在意的還是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既然民進黨人都說「台獨黨綱」已經被《台灣前途決議文》給取代,那麼回頭思考柯建銘所提出的「凍獨」的想法,只要蘇貞昌能夠接受「凍獨」,就可以不必再為民共關係,提出一些可能連他都無法解釋清楚的構想。

 「治大國若烹小鮮」,民進黨要跟大陸對話,其實不必太繁瑣,想法簡單一點,就不會讓自己陷入無厘頭的文字陷阱。(作者為台灣戰略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