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在台灣上市公司當財務長的老朋友,喜孜孜地向我介紹,他幫公司在大陸定存了好幾億人民幣,光是這些利息收入和人民幣升值所賺的錢,就快抵公司去年利潤的半壁江山。

 我聽完後對老朋友說「你賺這錢…有什麼出息…」

 老朋友差點沒昏倒,拉下臉問我有何高見?我告訴他,定存這事找會計小姐辦就行了,那用得上他這麼「貴」的財務長?而且,大陸有很多國債或中央財政擔保的債券,現在年報酬率都在5%到6%間,比起大陸銀行3.3%定存利率高多了,朋友聽完後態度馬上轉變,貼進我耳朵小聲地說:「你別告訴我老闆…」。

 別弄錯了,我的重點不是利息賺多賺少的問題,因為賺這種錢真的沒出息,台商在大陸的人民幣資金,根本不該以理財作為目的,應該想辦法讓這些人民幣活起來,但在大陸的外匯管制下,人民幣只有在大陸境外,才有更多機會活起來。

 所以我對老朋友說,他應該想辦法把人民幣匯往境外,不管是匯出人民幣利潤,還是從大陸工廠支付人民幣給台灣母公司,或是從大陸子公司借人民幣給境外母公司,反正台商現在有很多合法管道,可以把大陸公司的人民幣資金匯到境外的OBU裏,再用這些人民幣質押給台灣的銀行,去借利率較低的台幣或美元,這樣把大陸境內的人民幣資金在境外活用起來,才真的有出息。

 都說匯率變化只有上帝知道,但人民幣升貶的問題,你還真不用問上帝,只要看大陸政府力推「人民幣國際化」的決心,就能知道答案,人民幣得在國際間自由流通,中國的經濟實力才能被世界接受,也才能提升中國在世界的發言權,所以北京會想辦法不讓人民幣貶值,因為貶值的貨幣沒人要,一個沒人喜歡的人民幣又怎能在世界流通?所以,單從「人民幣國際化」的國家戰略高度來看人民幣是升是貶的問題,答案不是很清楚了嗎?

 10年,甚至用不了10年,我們看人民幣的心情可能就和今天看美元的心情相同,而且,人民幣不會只在大陸境內流通,勢必和今天的美元一樣,成為國際通用貨幣,因此我對老朋友說:「被我看不起事小,你堂堂財務長卻沒抓住『人民幣國際化』趨勢,還沉浸在大賺匯差利差的小池塘裏,小心沒出息…」。

 (本文作者劉芳榮為富蘭德林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長年旅居上海,從事投資銀行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