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不時被揶揄為「製造業」、「修理業」,或者指媒體是永遠的「反對黨」,這些說法不全對,但稱職的媒體工作者應該自許是「知識工作者」,廣納新知,走在時代的前端,帶著政府、社會、民眾往對的方向前進。

 社會要維持前進的動力,一定要有夠水準的媒體工作者,因為,他們旁觀者清;能夠掌握最新的知識、趨勢、潮流,能夠洞悉社會各環節是否走偏了,或者陷入自身專業的盲點,適時點撥,讓社會每一分的生產力都能往前,將拉扯、流失降到最低。

 可以舉幾個例子,近年政府標舉節能減碳為重點工作,規定評比標準,但所有機關,不分都市鄉村、無論業務性質竟然一致,戶政事務所、公廁、濕地、公園、森林、風景特定區的衡量,都是減水省電、換鎢絲燈為LED燈,A4影印紙反面再用…等等。各單位執掌有別,掌理區域不一,在節能減碳行列的角色當然不同。

 簡單說,管理環境珍貴、脆弱、敏感地區的機關,其合理的指標,應是觀察所轄區域耐受環境壓力的微妙變化;例如位在雲霧帶的風景區,去年100天霧天,今年減少為70天,這是不得了的巨變,是最有力的暖化說帖,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將這個訊息傳遞出去,這是暖化的在地證據,遠比±2℃的遠距離陳述更迫切。

 這些督導、掌理環境敏感地區的行政機關該做的,是將環境因暖化已有微妙變化的訊息正確解讀,迅速、白話文傳遞給民眾,「暖化不在北極,就在你家周遭」,只有迫切感、危機感,才能有效帶動民眾自發的節能減碳。可惜的是,公僕們沒有最新知識與在地敏銳,公廁、風景特定區仍是同一標準。

 媒體成為「修理業」不是不好,但要搔著癢處,更重要的,就事論事,有褒有貶,才能彰顯「貶」是不得不然,但媒體褒貶能力顯然不理想。

 譬如,因漲電價被罵到臭頭的台電,就有可「褒」之處。植物學家黃增泉教授10年前在萬大水庫台電建水力電廠環評時,無意中發現消失半世紀的台灣大豆(本土種黃豆)仍然健在,在台電公司支持下,經8年監測,3年移地復育,終於成功採收;台灣大豆只有進口基改黃豆十分之一大,芝麻大小,沒有食用價值,但萬一黃豆碰上病蟲害,它就是唯一的解藥。70年代東亞稻米軟化、結空穗,所幸設在菲律賓的聯合國稻米研究所保有一株莖超硬、少結穗的「鐵稻」,才能克服困境,讓幾十億以稻米為主食的人免於飢荒。

 跳脫糧食,回到物種復育層面,台灣大豆復育成功是世界級的紀錄。上個一百年,物種絕滅後經科學家的努力,能夠重新再生的不到20種;每一物種的再生,在人類認識生物、物種多樣性對環境安全的重要後,更是彌足珍貴;但遺憾的是,台灣大豆的復育成就,如今僅只在小眾媒體露臉。(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