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高雄市長韓國瑜針對國民黨2020總統初選發表5點聲明時,提到他深刻體會到「只有台灣好,高雄才會更好;只有台灣改變,我才能真正改變高雄。」一般解讀他已間接地表態參選總統。

 「只有台灣好,高雄才會更好」的例子之一,就是韓國瑜希望中央支持高雄成立自由貿易特區。5日韓國瑜特地開直播,闡述推動自貿區,要鬆綁法規讓人才、資金、資訊、材料、產業都能進到高雄,讓高雄變成小香港或小新加坡。其實,前朝在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時,當時的陳菊和賴清德市長都說要加入,但輪到韓國瑜提出時,各種質疑就紛紛出籠,讓人深感民進黨是為卡韓而反對。

 其實,自貿區內可做的事很多,就是在極自由的環境下,創造出最大附加價值,將效果衍生到高雄市和鄰區,帶動南部繁榮;內涵應以現代服務業為主,如高市副市長葉匡時說的國際醫療美容和國際教育。但葉匡時另提出的「安全生產區」,這是在美中貿易和科技戰下的全新概念。

 然而,要在這特區內引進國際名校設立分校,吸引鄰國和台灣學生來台接受全英文教育,就要對相關教育法規進行鬆綁,包括學校資金、董事會、校長、師資、學生、收費等。同樣地,國際醫療美容可讓台灣一流的醫療為許多發展程度較低國家的富裕人士服務,藉此提升國內相關人員的待遇和醫療產業的發展,但這也需要對醫療法規鬆綁。而鬆綁法規都需要中央政府支持,協調立法院進行修法。

 韓市長也要爭取高雄國際大機場。大機場除可發展為台灣南部的航空樞紐外,過境區可展售台灣高價值的貨品和服務,機場周邊可有倉儲物流區,讓電子業、醫藥業設立據點,儲存高值量輕的零組件或生技醫材藥品,隨時供應東亞各地的急切需求。大型商展館和會議中心也可配置於機場周邊,方便舉辦國際會議和展覽,如此一來,高級旅館將應運而生,住宅區也可提供國際幹部、外籍教授和學生、醫美顧客等需求。若再加上金融自由化,許多散置於海外的台灣資金可以回流,將可支持高雄發展的資金需求。

 但韓市長的高雄新藍圖都需要中央配合修法並提供資源來支持。若執政黨無視民意,堅持卡韓而不願讓高雄「好」,那麼望治心切的高雄市民也只好在2020大選中選擇換總統,選一個願意讓高雄「好」的中央來幫助高雄-不管這個「中央」會不會是由韓國瑜來領導。(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