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差

 午夜的街口

 時間的貓

 冷成雪花

 想念是水霧

 心底的山路蜿蜒

 我把整座山頭都捻熄了

 只留下一盞街燈

 剖開時鐘的肚子

 陰影的伏流

 博動如暈眩的靜脈。

 失控的斑馬

 在荒原瘋狂繞圈

 胸口微凸的隱刺

 是你親手種植的秒針

 鐵屑是火的灰燼

 票券的字跡斑駁

 年久失修的時差

 如視網膜剝離的眼

 飛蚊成為我們

 身上的印記

 「你會上山來見我嗎?」

 我把整座山頭都點亮了

 又把整座山頭

 捻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