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的根源在人民不相信法院,除了懷疑法官收賄,還懷疑法官能力,批評恐龍法官。因此,司法院想了個絕招,讓平民自己來做法官試試。開頭法官們期期以為不可,聲嘶力竭地反對。幾年後這些法官想通了,管他去死,照樣拿薪水,反而落得不需負責挨罵,何苦反對?現在看來參審或是陪審勢在必行了。

 參審制以素人法官與專業法官共同擁有「認事用法」的權力。法庭上一長排法檯,坐著十幾個法官猗歟壯觀,全球僅見。現有法院所有法庭都不夠容納,必須用大禮堂去開庭。若是國民參審沒有實質決定權,只是花瓶,那要平民參審做啥?若是真讓不學法律的平民來操持正義,那麼要進大學法律系辛苦學習法律做啥?將素人當作法官參審,違反人民有權接受經訓練的專業法官審理的原則。司法院從觀審制到參審制,左支右絀改了又改的國民參審,非驢非馬,實在不值得評論。

 英美的陪審制是將不具備法律知識的素人去擔任事實審。由檢察官提出事實與所犯法條,由陪審員全體一致之決定是否犯罪。參審制是將不具備法律知識的素人去擔任事實審與法律審。

 因為陪審員是不習法律的素人,所以是以個人的經驗歷練來認定是否犯罪的事實,而不是用來認定法律。陪審制必須採訴因主義,不能在審判中再變更起訴法條,必須依起訴狀一本,卷證分送,避免被告受到不利成見的審判。犯罪事實必須經全票決確認,以排除任何的合理懷疑。陪審認定無罪必須釋放,二審不再有事實審。

 因為陪審或是參審都是要用素人做法官,所以若要採行,許多訴訟規則都必須修改。接受素人法官是被告不信任專業法官,所以是被告的權利。被告可以拒絕素人法官,放棄權利。曾經受到媒體傳播影響、被輿論汙染的人,一有成見就不是素人,都不得出任素人法官。

 檢察官基於無罪推定,卷證不併送,必須當被告的面,披示犯罪證據,以便被告答辯,法官不受偏見誤導。法官與辯護律師必須重新學習證人的詰問方式,採取嚴格證據法則,以法定的條件革除不具證據能力的人證物證。

 起訴必須檢察官依據訴因主義,明確起訴法條,且不得在審理中變更。有罪判決必須是全票決。第一審認定事實若被告不成立犯罪,便不得上訴。既然不得上訴,故也無須撰寫判決。陪審或是參審勢必遷延時日,為了減省訟累,必須採納大量認罪協商。只有無罪抗辯之案件方須進行實質審理。

 故哈佛大學法學院長龐德曾說,中國法宜依循已經走上的現代羅馬法的路線前進。既已長久繼受現代羅馬法,若改採英美法,將是一個極大的錯誤。他說19世紀的司法改革者為了建立判決預期的信心,把陪審制度移植到歐洲大陸,結果失敗了,是值得警惕的。

 台灣的訴訟制度與司法人力物力,真的準備好迎接素人法官了嗎?司法再如何改革,也絕不能變成民粹式的公審。參審不宜,半生不熟的陪審也不宜。(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