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副院長陳持平的彩繪人生,從中獲得無窮快樂。(陳持平提供)

 馬偕醫院副院長、婦產科名醫陳持平在職涯最低潮時刻,拾起畫筆抒發滿腔鬱悶,卻意外畫出一片彩色人生,助他捱過對生命的絕望,獲得比行醫更多快樂,在國內繪畫界也找到一席之地,甚至超越醫界的地位!

 身為百大名醫的陳持平從高雄醫學院畢業,曾任美國耶魯大學遺傳學系研究員,回國創建馬偕醫院優生保健次專科、成立遺傳諮詢中心,成為國內遺傳優生學大師。

 66歲的陳持平自比「素人畫家」洪通,繪畫技巧無師自通,短短不到6年畫出2000件作品。他的作品充滿真誠、情感,自喻是「野獸派」,就是野味十足,把內心的想法畫出來,而這卻是歷經「生死交戰」的昇華。

 陳持平說,60歲時遇上「白色巨塔」內部的爭鬥,事情演變讓他陷入低潮,甚至對人生絕望,此時,台北捷運地下街救了他。

 他常在地下街閒晃,讓情緒解壓,意外翻閱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的書,深受他「改變自己就能改變人生」的觀念感動,所以畫出書中一張尹衍樑送給老師的桌子,並寄給他。沒想到,尹衍樑回信並送了1盆蘭花,兩人結為好友,陳持平受到激勵,開始拾起畫筆,行醫之餘全部泡在繪畫世界,陳持平表示,那段人生低潮像是「及時雨」,讓內心的藝術種子藉以萌發。

 陳持平的祖父陳開泉師承大陸近代繪畫大師劉海粟,與李可染同是上海美專同學,父親陳祖儒是新竹商職創校老師、也是書法家,曾有意讓他學畫,但因為他學醫而作罷,不料卻在60歲承襲家族的藝術火苗。

 陳持平浸淫在繪畫中,沒有賣畫壓力,甚至把畫送給病人,被說服生小孩的爸媽拿到作品很高興,他也獲得無窮快樂,醫病關係佳。他的作品已在國內各地展覽,期待將來有機會成立美術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