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女足3月在竹北足球場集訓備戰奧運資格賽。(資料照片/李弘斌攝)

 蘇格蘭有足球勁旅格拉斯哥流浪者隊,立委許智傑8日質詢體育署長高俊雄,知不知道台灣也有「流浪者隊」?翻開答案則令人鼻酸,竟然是近3年遊走在6縣市、10場地集訓的男、女足國家隊。

 格拉斯哥流浪者擁有創世界紀錄的54座國內頂級聯賽冠軍,而英國有多支足球隊以「流浪」為名,都是因為成軍初期沒有固定主場。不幸的是,台灣的男、女足國家隊也因為沒有足訓中心,而成為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近3年集訓地點跨足台北、新北、桃園、新竹、台中、嘉義等6個縣市。

 台灣的各類國家代表隊大多於左營的國家訓練中心集訓,但左訓只有一面田徑場能供足球使用,橄欖球與田徑隊也有訓練需求。為了能按訓練計畫操兵,中華女足此前多在嘉義的吳鳳科大集訓,男足在英籍教頭蓋瑞懷特領軍時,則多於北部場地做短期訓練。

 然而,在吳鳳不像左訓有運科、伙食支援,北部各場地也有各自狀況,如竹北足球場沒有重訓室,3面球場相距不遠,但被省道、高速公路阻隔。最根本的問題是,東亞鄰近國家如中、日、韓有多面球場相連、功能完備的足訓中心,台灣仍在尋尋覓覓。

 就連比台灣更地狹人稠、世界排名目前也較低的香港,都在去年啟用了位於將軍澳的足訓中心。香港足訓中心占地12公頃,共有6面十一人制、1面五人制足球場,將是這個亞洲最早發展職業足球的地區,要在國際賽重振雄風的根據地。

 2017台北世大運後,北台灣增加了10面人工草皮足球場,對基層訓練、比賽有不小助益。但足球含成年隊、奧運隊、五人制與分齡層級,就有13支代表隊,各自獨立的零星球場無法符合集訓需求,才使足訓中心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