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克琳神父與自己年輕時的照片合影。(胡健森攝)
1974年蘭陽舞蹈團赴歐洲巡演,團員們在出發前合影。(天主教蘭陽青年會提供)
秘克琳神父(右)帶領蘭陽舞蹈團參加蘭陽青年會成立40周年系列活動。(本報資料照片)

 蘭陽舞蹈團不僅是宜蘭縣,也是代表台灣在國際上發光發熱的藝文表演團體,而高齡84歲來自義大利的秘克琳神父是蘭陽舞蹈團最重要的推手。1964年秘克琳神父來到台灣,將一生奉獻給台灣,並為提升台灣的國際能見度與突破外交困境方面竭盡所能,而蘭陽舞蹈團在他的呵護下一點一滴地成長,更是全世界第一個在教宗(保祿六世)面前演出的舞蹈團體。

 以下是秘克琳神父接受《中國時報》專訪摘要。

 因為感動 一生奉獻寶島

 問:當年在什麼因緣下來到台灣?

 答:我的家鄉波隆那,在我幼年時期曾受到俄國侵略。1954年,我19歲時投身靈醫會,在我選擇服務地點時,原本在中國服務的靈醫會遭受到中共驅逐而移至台灣,當時我想到自己很不愉快的童年經歷,進而希望可以奉獻自己的力量,為當年正與共產黨對抗的遠東國家服務,而在來到台灣的路上,我為了想多了解當時海外狀況,特意選擇搭乘輪船的方式,沿途停靠埃及、印度、約旦、馬來西亞等很多國家,也有機會對這些國家有短暫地停留與觀察。

 到了台灣,看到台灣人認真、努力的精神,讓我很感動,也決定留在台灣奉獻。印象中,當時的宜蘭非常美,但非常窮,更是台灣最需要幫助的地方,於是在新竹耶穌會專為外國人設立的學校學習一段時間中文後,就此落腳在宜蘭。

 透過藝術 讓台灣走出去

 問:成立蘭陽舞蹈團的起心動念為何?

 答:在兩岸政治因素下,台灣的外交處境相當困難,我想透過文化藝術讓台灣走出去,減少政治因素的干預,進而拓展台灣的國際空間,但即使只是單純的文化表演,卻依舊不時受到打壓。台灣的邦交國少,經常沒辦法取得入境簽證,我只好靠教會與自己的人脈關係,去克服所遇到的種種困難,我還記得,第一次要赴義大利演出時,遲遲無法取得義國簽證,我氣得跑到義大利內政部和外交部抗議,更揚言要舉行記者會,官員最終被我說服發放簽證給蘭陽舞蹈團,也才得以順利演出。

 舞蹈本身 就是完整語言

 問:成立蘭陽舞蹈團是因為自己具有舞蹈,或相關藝術的根基嗎?

 答:我小時候參加過合唱團,並沒有學過舞蹈表演,但對於義大利人而言,「欣賞藝術」可說是與生俱來血液中的一部分,不需要特別學習,但都可以看得懂,對我而言,舞蹈本身就是一種「完整的語言」,也是一種很完整的東西,透過舞蹈所呈現出的內涵,只要用心,都可以感受得到。

 問:蘭陽舞蹈團表演方式非常多元,經常融入台灣文化元素,不會只侷限在西方的舞蹈表演方式,如何做到這一點?

 答:我不喜歡只是模仿、抄襲,因為那不會變成「自己的東西」,舊的元素可以保留,但卻要能夠加入新的元素推陳出新,就好比一棵樹的成長,舊的元素是重要根基,但仍要不斷灌溉新的養分,這棵樹才能夠長得又大又好,也才能成為自己,成為與他人不同的蘭陽舞蹈團。

 勇敢向前 困難反成助力

 問:蘭陽舞蹈團成功的關鍵為何?

 答:我對蘭陽舞蹈團還沒有到「完全滿意」的程度,如果說外界給予一點「成功」的肯定,我覺得最大的關鍵就是「勇氣」,要能夠勇敢地去做,即使明知道會遇到很多的挫折,也不要怕苦,困難其實是幫助你繼續成長發展的最大助力,所以不要害怕困難,要能夠朝著自己設定的目標勇敢地不斷往前走。

 對參加過蘭陽舞蹈團的每一個孩子而言,我覺得這些孩子有個很不同的特點,除了個人的儀態良好,在自信、意志的展現上,也與一般的孩子會不大一樣,這或許是在學習舞蹈之外的另一種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