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航空勞資爭議露出曙光,在董事長林寶水「聊天溝通」之下,雙方協商出方案,儘管勞動部不希望內容外流,但該份方案仍迅速流傳於航空界,有學者看完內容後批評,日支費、勞工董事完全不在方案中,可見工會根本沒有做好功課,且既然是可以談的,那當初為何要罷工。

 開南大學空運管理系副教授盧衍良表示,攸關龐大公共利益的事件,最終仍由勞動部介入密室協商,原本規畫的直播未實現,外界無所知悉過程,令人遺憾。

 而在日支費調整、禁搭便車條款、勞工董事部分,因為具有高度法律爭議性,最終並無進入協約之中,顯示最初的訴求本身就不嚴謹,缺乏深入分析探討,才無法在正式協商成果中被接受。

 盧衍良認為,從目前版本上看來,長榮航空退讓許多,因應日支費所提的飛安服勤獎金對案,長榮仍展現高度誠意。此外,工會仍應對外界解釋,如果一切都可以討論,為什最初直播協商過程,選擇毫無論述就逕自突襲罷工?造成龐大民眾行的權益侵害,工會端應明確說明,甚至道歉。

 「這份協議桃產總的人吞不下去,但空服員可以接受。」不願具名的航空界人士則分析,禁搭便車條款、勞工董事等議題,是幫助桃產總壯大的工具,日支費才是空服員要的內容,所以長榮的立場很簡單,「要錢我給你,不准跟我講禁搭便車」,不留給工會壯大的空間。

 如今該份方案,果然沒有禁搭便車,工會提出「補票上車」也被打槍,長榮另一方面大方調高飛安服勤獎金,對空服員來說,要錢已經要到了,有人會在意未罷工的人毫無貢獻,不該享有同樣福利,但這種人會是少數。

 該人士指出,長榮這次提出的方案,既安撫了空服員,又順勢排除掉外部勢力,空服員才是未來要繼續在長榮工作的人,如今要求的提升待遇,制度可以滿足,對內部向心力會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