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在臉書忠實地表達政治立場嗎?你可以在Line群組暢所欲言?你聽得下去不同電視節目名嘴的言論取向?你必須在看新聞之前要先辨別媒體立場?40年前大人們跟我們說,「小孩有耳沒嘴,不可以亂說話」,一度我們都接受可以「全民開講」,但為什麼到現在愈來愈多人發言「自我節制」?

 陸委會驅趕大陸統一學者、NCC想對所謂的紅媒下手、經濟部拒絕了具有大陸色彩的外資投資已取得標案的大樓興建案,總統還說要懲戒社會團體出席大陸的不良活動,恐綠、恐紅、恐富、恐網紅,台灣怎麼變得這麼沒有自由、沒有自信?

 這令人懷念起45年前美國哲學家、曾任哈佛大學教授的諾齊克(Robert Nozick, 1938-2002)的大作《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這書發表於1974年,是繼羅爾斯(John Rawls)的《正義論》之後,英美政治哲學界最重要的著作之一。諾齊克是古典自由主義的代表人物,對現代自由主義的轉向,並要求政府積極介入財富重新分配深表不滿,而主張應該回歸市場機制運作。這書被譽為二戰後百大影響人類社會書籍、是自由意志主義奠基之作,最近台灣出版了經典45週年紀念新版。

 諾齊克將市場經濟的思潮推向嚴謹的哲學論證,他以個人權利為最重要核心,而歸結於國家應該是最低限度的國家,這架構是在道德上真正能被驗證為烏托邦的思維。他認為,唯一正當的政府是最小的政府,僅限於維持契約執行、保衛公民安全,以及保護財產。

 諾齊克主張行動與結社自由是個人權利,具備道德優先權,不應受到任何干涉;政治機構引用的道德原則,必須源於人們的自然權利,並否定減輕社會與經濟不平等的所有道德理由。

 從一般的社會道德觀點,也許很多人未必贊同諾齊克的論點,但除非我們反對市場經濟,否則我們勢必要面對私有財產制此一基本事實。把平等與自尊聯繫起來看似合理,但嫉妒別人擁有一件妳沒有的東西,就寧願別人也不擁有它;甚至比起別人擁有、而自己沒有,你寧願大家都沒有。這到底是嫉妒還是沒有自尊?

 台灣在全世界只是一個小地方,但台灣卻是華人最民主、最自由、最有活力的地方。我們的確需要安全、需要在大象旁邊找到平衡、需要追求成長,但更需要每個人機會平等、生命都有尊嚴,但這不是來自強行取得與限制別人的權利與資源。「我不同意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法國思想家伏爾泰這句話,正是對處在選舉熱之中的大家最好的提醒。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