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昌人」的發現者、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李占揚研究員在仔細研究當年「許昌人」使用的骨器化石。(中新社資料照片)
「許昌人」遺址最著名的發現便是許昌人頭蓋骨化石斷塊。(新華社資料照片)
「許昌人」遺址發現已知最古老的人工刻畫圖案,距今約11萬年。(新華社)

 人類究竟多久以前開始畫畫的?一直是考古界在尋找的答案。近年,大陸考古學家在河南省「許昌人」遺址發現一件人工刻畫作品,距今11萬年左右,該發現或許能幫助人們找到符號和繪畫使用的起源。這項研究成果8日在線發表在國際著名考古學雜誌英國《古物》(Antiquity)上。

 大陸考古學家在河南省「許昌人」遺址出土一個小骨片上,發現經紅赭石塗染的7條平行刻畫直線。這件人工製品距今11萬年左右,比南非最古老現代人的畫作早約4萬年,可能是已知最早的人工刻畫作品。

 先前被認為最早的人類畫作,發現於南非東海岸邊一處洞穴遺址,是用赭石畫在小石片上的9條縱橫交錯紅線,時代距今約7.3萬年。而在「許昌人」遺址發現的這件人工刻畫作品,距今11萬年左右,比南非的作品早約4萬年。

 「許昌人」的刻畫作品,是在河南省許昌市靈井村西一處古老的泉水遺址發現的。該遺址以出土兩個許昌人頭骨和大量古人類工具聞名,被稱為「許昌人」遺址。

 刻畫線殘留紅赭石染料

 論文第一作者、山東大學教授李占揚主導的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隊,在2010年發掘第11文化層時,發現這件小骨片。骨片大小約似小拇指,上面有7條平行刻畫線。經過顯微鏡觀察和試驗室重建,發現這些線是用石製尖狀器刻畫上去,用力較勻,製作精細,局部虛線部分,其寓意不詳。

 李占揚表示,「這裡已出土3萬多件碎骨片,但我從來沒見過這樣規整的刻畫圖案。」刻畫線上有紅赭石染料殘留,是一種常被用來製作史前洞穴畫作的天然顏料,在許多史前遺址中也能見到被它浸染的動物骨骼化石。

 隨後,李占揚與研究早期人類行為的知名專家、南非早期人工畫作研究者法國波爾多大學考古學家弗郎西斯科·德埃里科,一起對這件骨片進行測試,認為這可能是一件早期現代人有意刻畫的作品。此外,「許昌人」遺址還有一些人工刻畫的動物骨骼碎片,考古人員正在識別這些標本。

 了解符號和繪畫起源

 這項成果8日在線發表在國際著名考古學雜誌英國《古物》上。李占揚表示,該發現或能助人們了解使用符號和繪畫起源,為語言、數學和藝術奠定基礎。

 小靈通 許昌人

 古人類頭蓋骨化石,在大陸河南省許昌市一個叫靈井的舊石器時代遺址被發現。遺址發掘始於2005年6月,2007年底發現古人類化石。2008年1月23日,大陸國家文物局和河南省文物局在北京宣布,發現古人類化石已正式命名為「許昌人」,其年代距今10.5至12.5萬年。2017年3月3日美國《科學》雜誌發表論文稱,人類演化研究取得突破性進展,10多萬年前生活在河南省許昌市靈井遺址的「許昌人」,可能是大陸境內古老人類和歐洲尼安德塔人的後代。(王曉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