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我資源多,我還是不會處理死亡。」立委陳學聖的爸媽已年過90,妹夫是醫師,家中亦有能力聘僱看護,然而面對兩老差點離世時,他仍會感到不知所措。多數人都希望在家死去,但因缺乏社區護理人員的協助,家屬不知如何處理。

 居家護理所在病人照護上扮演重要角色,服務內容涵蓋生到死,包括傷口的照護、醫材的更換、安寧照護、臨終前後的衛教等等。衛福部照護司表示,現行居護所經營不易,服務常採財務導向,導致多數護理人員都在做慢性病照護,較少處理居家安寧。

 然而,安寧衛教對家屬來說相當重要。以曾經歷兩老差點離世的陳學聖為例,某次端午節,媽媽突然感冒,在醫院等候幾個小時,被安排住院而救回一命。另有一天爸爸排出血便,沒多久就血崩送院。當下的他難以做出醫療決定,所幸急救後被救回。他的經歷凸顯出家屬的無助,極需護理人員幫助。

 西安台商協會副會長何善溪亦面臨過相同狀況,媽媽在5年間,口腔到肛門的黏膜全發炎。他掙扎兩天兩夜沒睡覺,最終選擇不插管,看著媽媽渴死。媽媽在接受居家醫療的過程中,醫師一個月只能到府一次。如有社區護理人員介入,家屬將感到安心。

 何善溪建議政府鼓勵社區居護所的設立,透過補助經費,降低營運成本,並建立出商業機制。如此一來,家屬可在付錢後,獲得護理師的衛教服務,知道如何因應家人的狀況。陳學聖對此表示支持,認為此舉能鼓勵離開職場的護理師轉投社區,及時處理病人狀況,補足醫療資源不足。

 此外,安寧病患家屬李素真指出,隔壁里有對老夫婦,因照顧時間太久,心力交瘁的老先生狠下心來殺了太太再自殺。如果政府、社會不協助,這種新聞恐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