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怡君
陳世雄

 金管會「銀行資本適足性及資本等級管理辦法」修正草案,主要為要求銀行符合更嚴格的監理規定,降低系統性風險,但台灣銀行業過度競爭,加強監理的同時,開放及創新是更重要的課題。

 安侯企管公司執行副總陳世雄表示,觀察台灣經濟法規為何標準要比別人(外國)高,主要是台灣監管並不相信金融機構有好的管理能力,所以直接設定高標準,台灣資金很多,但把這些資金導入到金融機構,就需做對應的風險管理。

 其次,金融機構到底有沒有過度競爭的問題,銀行獲利屢創新高,資源有無做好配置,在相同資本基礎下能有更好獲利。陳世雄指出,台灣的政策是保護產業,但沒有做到有效開放。主管機關在監管角度認為應拉高到4%,但對應觀察整個金融機構,可承擔更高風險,卻未更有創新的做法。陳世雄認為,台灣對金融業應更重視,才能累積自己承擔的能力。

 勤業眾信執業會計師吳怡君說,台灣金融業與國際不同的結構是金控、銀行特多,使經營更艱辛,如果增提2%加2%,包括增資及縮減股利發放因應,競爭力勢必受到負面影響,一定要配合在業務監理彈性化,「一直打只是打趴系統性重要銀行」。

 吳怡君強調,台灣氛圍是沒有銀行可以倒,過去金融重建基金就處理過很多問題金融機構,但大多是業務屬性在高風險性資產、股權集中的銀行,反而不是這五家系統性重要銀行,因此,監理應放在優化風險管理、中小銀行、資本適足性不足,還有風險性資產無流動性比重高,更應多加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