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QR code參與線上討論

 第28屆海峽兩岸關係學術研討會在廣西南寧開幕。這也是該研討會時隔16年再次在廣西舉行,南寧所展現的發展活力和爆發性增長潛力,令與會者刮目相看。

 由於眾多歷史原因和區內其他城市的強勢發展,作為大陸少數民族人口最多的廣西壯族自治區的首府,南寧的經濟曾長期陷入首位度不高,輻射帶動能力較弱的局面。10餘年來,隨著聯通東協「橋頭堡」及北部灣城市群核心城市等定位不斷強化和落實,南寧逐步向特大城市和區域性國際城市躍進,已成為大陸三線城市崛起的代表。

 2018年大陸社科院發布城市競爭力報告,南寧成為大陸城市整體崛起最成功的40個城市之一。報告顯示,在反映每平方公里生產總值的經濟密度方面,南寧是大陸平均水平的2.15倍。在大陸經濟追求高質量發展的當下,「噸位決定地位」正被「畝產論英雄」所取代。作為大陸三線城市崛起的代表,南寧的成功主要體現並取決於以下4個方面。

 首先,善用自身獨特的區位優勢打造管道,以開放促發展。作為「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廣西有著面向東協、背靠西南、東鄰粵港澳、南臨北部灣的區位優勢。地處廣西版圖中心的南寧成為當仁不讓的「輻射窗口」。2004年起,中國—東協博覽會永久落戶南寧,使其成為大陸面向東協的首要窗口。通過「南寧共識」、「南寧聯合宣言」、「南寧倡議」,大陸與東協逐步建成「南寧管道」,涵蓋商貿、交通、海關、金融、科技、環保、人文等領域的系列協調合作機制。一方面,管道協助大陸及東協企業深耕彼此市場,另一方面,也極大地拓展了南寧自身的開放發展格局。

 其次,不斷推動內聯外通的基建建設。近年來,南寧海陸空並舉的立體化綜合交通體系已具規模。歷史上,南寧乃至廣西經濟長期難有起色的一大因素,便是交通不便。備受矚目的是,2007年起,大陸與新加坡互聯互通項目開啟後,由重慶通往新加坡的戰略通道建設使南寧乃至廣西的南向政策有了實質撬動支點。2018年11月,該通道正式更名為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客觀上使南寧更具主動性與廣泛性地發揮串聯中南西南省分與東南亞國家市場雙向聯通的作用。

 第三,加快產業轉型升級是南寧建設特大城市和區域性國際城市的關鍵一環。針對服務業發展質量高,產業規模相對水平低的經濟結構,南寧近年不斷加快產業提質增效和轉型升級。2018年,該市的電子信息產業總量首超食品工業,成為當地增長最快、總量最大的產業,被視為新舊動能轉換的標誌。去年底,廣西建設面向東協的金融開放門戶上升為大陸國家戰略。南寧核心區將在2023年前引進200家各類金融機構、金融服務企業,使中國—東協金融城初具規模。此外,科創產業在南寧也逐漸顯現集群效應。南寧市科技局數據顯示,2018年,科技進步對該市的經濟增長貢獻率達58%。

 最後,堅持綠色發展,建設生態宜居城市是南寧建設特大城市、區域性國際城市和核心城市的一大核心競爭力。南寧素有綠城之稱,常年占據大陸宜居城市榜單前列,這也持續成為南寧不斷吸引人才,促進城市發展的一大誘因。

 南寧更是大陸各城市中,與台灣經貿、文化交流合作的先行城市,雙方經貿往來成效顯著,人文交流密切。去年9月,大陸首張台灣居民居住證便在南寧發出。民進黨政府「新南向」政策成效不彰,應思考如何借勢南寧等正在崛起的大陸三線城市和南向門戶,以此對接東協市場。

 客觀檢視,其一,「南寧管道」存在已10餘年,雙方基於此平台的系列溝通機制業已成熟,其獨特密切的聯通作用早已成形,具有難以取代的屬性;其二,東協國家多達10餘個,個體之間的文化、營商環境、政策等差異較大,台商難以盡數掌握,而南寧在此方面可補台商的劣勢;其三,南寧縱有巨大潛力,但在人才吸引方面仍顯薄弱,亟待補強,而台灣相關人才前往發展,相當於擁抱了大陸加東協20億人口的市場;其四,南寧與台灣緯度相近,氣候相似,環境相當,台商堪稱「人親土親」,有利融合,台商應善用南寧「新南向」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