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會上周在法國海濱城市比亞里茨落幕。回望去年魁北克,川普一點也沒給美國的老朋友們面子,使得G7幾乎成了G1 vs. G6。最後,「川皇」公然唱反調,直接導致「列強俱樂部」史上第一次發不出聯合聲明。

 避談敏感議題

 問題拖了一年並不會自己解決,此番會前,各路評論早已紛紛唱衰。的確,對現在的G7來說,集體共識是一種奢求。務實的東道主馬克宏退而求其次,他用僅一頁多的領導人聲明勉強打圓場。扛著連任壓力的川普這一次也學會做好人,他在閉幕式上堅稱此次峰會「團結」。

 表面功夫難掩真相,事實是7國領導人遠道而來,聚在一起開了3天會,並未在任何重大全球性問題上達成一致,最後也僅有寥寥數語。如果說和上屆相比有什麼進步的話,各國沒有因利益衝突而撕破臉。而之所以大家還能維持表面和氣,反而是因為對分歧較大的議題避而不談或一筆帶過。

 不論是持續延燒的貿易戰,或是在對中、俄、伊等國的外交立場上,G7內部各分陣營。甚至,美國與其他成員國之間的也存在貿易、安全議題上的摩擦,川普沒少威脅對盟友加徵關稅或要他們多交軍費。但這一次,在吸取了魁北克不歡而散的教訓之後,各國元首們似乎有了擱置爭議的默契,至少在峰會期間少碰敏感題。當然,這樣的G7峰會是名不副實的。

 即使是在全球治理上比較值得一提的實際成果,反倒暴露更大危機。在馬克宏和梅克爾力挺之下,峰會決定對巴西提供2000萬美元以援助亞馬遜雨林滅火。然而,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強硬反對,聲稱巴西被當成了「殖民地」,譴責G7的決議是對巴西主權的侵犯。這已不止是對G7國家領導人們的打臉,使他們意識到自己站在全球立場上達成的合作現在可能很快就會前功盡棄。

 對於目前全球治理的困境,作為體系主導者和全球霸權國,美國的示範效應不言而喻。試想,如果「老大」都要本國「第一」「優先」了,他國為什麼要在乎「多邊價值」和「全球利益」?自川普治下的美國頻繁退群以後,從G7到G20乃至聯合國,戰後由美國主導建立的,尚未真正鞏固的國際秩序開始動搖,民族國家概念重新崛起。因而,G7機制的衰弱或已不只是西方強國自身能力的問題,更是一個意願問題。

 難再達成共識

 換言之,比亞里茨峰會再次證明,這些國際自由秩序的老牌維護者們已經不再抱有曾經的願景,也很難再維持對全球治理的承諾了。

 連原本最核心的小圈G7都已不再是大家促成共識的場合了。相反,「體系利益」逐步讓位於「國家利益」,G7淪為一個元首聚會的名頭,大家不過是帶著自己的目標來討價還價。正如我們所看到的,此次峰會更為人矚目的多是雙邊會晤乃至協議,例如美日口頭達成的貿易協議。同時,各國元首們也爭相滿足自己的外交需求,以向國內選民交代,做足功課的馬克宏如此,有求而來的川普也如此。

 當然,讓川普為全人類背鍋也過分了,他的崛起不過是這場全球性變局的暴力呈現。然而,當今世界無疑正在面臨全球治理的倒退,不消多日,除了杜魯多和川普夫婦的八卦或是川普與馬克宏的握手戲,世人會把這次G7忘得一乾二淨。

 (作者為智庫研究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