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圖/美聯社)

 選前赴美,向來是台灣有意角逐大位者的必經之路。主要是對華府官方與國會說明自己有能力維繫兩岸和平穩定。郭董為了證明自己是最強外掛,主動證實受川普之邀,不需AIT、外交部協助,他自己有辦法,10月有趟白宮行。其實郭董之所以能夠來去自如,因為目前尚是民間人士,以台灣的國際處境而言,如果真成為「郭總統」,除了中南美、非洲和南太諸友邦外,哪裡都去不了。

 郭台銘是成功商人,川普也是商人,兩人之間有私交、有聯繫管道,不足為奇。郭台銘在參加國民黨初選之前,就已進白宮見川普,以川普的商人本色,做任何事都有代價,只要能在美國有鉅額投資,誰都可以是他的座上賓。

 但辦外交,須要全面觀照,講究逐步累積,凡事都有其規矩與慣例。郭台銘老是愛抄捷徑,以為自己的私交會比正式管道更有用;殊不知,私交雖然便捷,卻可能隨著身分與環境的不同而有變化。

 就算郭台銘明年能當選總統,但在大陸的壓力之下,再怎麼深厚的私人情誼,也難派上用場。更何況,明年底美國也要舉行大選,要是川普不幸落敗,郭台銘還直達白宮嗎?

 另一方面,鴻海在大陸的投資,一直都是郭台銘被檢驗的重點,郭董對此一直避而不談,反倒是以宣布退休的方式逃避檢驗,但是他每次都去白宮,都說是要與川普討論鴻海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資案,甚至邀請川普出席明年5月典禮,這不就間接印證郭台銘雖然退休,但對掌握鴻海的決策仍具有實質控制權?這一點,不符公司治理,郭台銘應該對鴻海的全球股東好好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