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面對近3個月的反修例街頭暴力抗爭,特首林鄭月娥4日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並提出4項行動方案,希望結束街頭對抗、化解僵局。然而,對港府的善意,反對派認為這只是難救大火的一碗水,抗爭運動還是會持續。從大陸最高當局、港澳辦等對香港問題的談話基調顯示,北京已將台港問題視為是和外力進行反遏制中國的生死鬥爭,因而港府當下的策略是切割反對陣營中的溫和民主派與激進港獨派,拉長戰線、訴諸法治,繼續和激進派進行長期的鬥爭。

 自爆發69反修例抗爭以來,反對派提出撤回修例、調查警暴、雙普選等5大要求,港府始終不願正面承諾撤回條例,林鄭回應條例暫緩、已停止、壽終正寢,都無法平息抗爭。此次港府的4大行動中,林鄭正式撤回條例,強化支援監警會工作,加入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林定國及前官員余黎青萍等,對反對派的訴求展現相當程度的善意;同時,行政長官及各司局長將會走進社區,聆聽市民心聲,也將邀請專家學者研究房屋土地供應、貧富懸殊、青少年上流、社會公義等深層次問題,希望盡可能化解民怨。

 雖然反對派揚言繼續抗爭,但條例已撤,其他政改的訴求可以協商對話,街頭抗爭要再拉高,將失去正當性,林鄭緊急的滅火,加上商界表態支持,有助香港局勢回穩。

 反修例抗爭雖然打著反《逃犯條例》的大旗,實際上是2014年占中運動的2.0版,是衝著大陸全國人大「831決定」而來。831決定特首普選設置提名委員會等參選人3項條件,被泛民派嘲諷為「落三閘」,讓普選淪為形式,因而爆發占中。2015年6月,立法會泛民主派議員阻擋「831決定」成為政改方案,結果,2017年特首選舉只好沿用舊制。

 此次《逃犯條例》只是反修例抗爭的導火線,其他要求釋放示威者、撤銷告訴、追究警方暴力等,是街頭抗爭衍生的,反對派真正的主訴求是雙普選。對比占中和反修例,此次不但暴力更升級,示威團體透過Telegram、連登等網路程式的動員模式更難偵防。占中訴求「還政於民,落實普選」、「對準政權,誓爭民主」,而反修例直接反對一國兩制,更出現「籌組臨時政府」、「港民自決」、「獨立建國」等港獨訴求。在2016年泛民議員宣誓辱華風波後,反例修變本加厲汙損大陸五星旗和中聯辦機構。組織化與校園化的港獨本土勢力快速發展,讓北京更難放鬆對一國兩制中「一國」要素的堅持。

 今年年初,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央軍委會議中要求解放軍要扎實做好軍事鬥爭準備的各項工作;日前又在對中共中央黨校青年幹部講話中強調,「我國發展進入各種風險挑戰不斷積累甚至集中顯露的時期,面臨的重大鬥爭不會少,其中包含港澳台工作」,要求幹部要發揚鬥爭精神、增強鬥爭本領、要敢於亮劍。香港前特首梁振英直指「黑衣暴力運動」早已變質,目標是以暴力和其他非法手段癱瘓社會和推翻特區政府,下一步是去中國化,讓香港成為獨立於中國的西方傀儡。

 美中貿易戰進入決戰期,台灣總統選舉也將起跑,香港反對派欲以升級街頭暴力逼迫北京和港府重啟政改、接受雙普選,勢必難以成真。香港普選、美中角力、兩岸僵局,都將是長期的鬥爭。(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