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最近頻頻釋放各種補貼及利多政策,包括保障老年農民福利、實施農民退休金制度、鼓勵年輕人婚育租金補貼等。如果行政院在推出眾多新措施時並未同時考量國家財政、公平正義原則,不想根本解決問題,只想幫民眾打興奮劑,以拉抬選情,那擺明就是在政策買票。

 政府照顧人民是天經地義的,但過多且浮濫的社會福利支出將危害國家的健全發展。尤其政府拉抬選情的社福支出大多會直接發放現金,希望讓選民有感。反之,可促進未來經濟發展的經濟支出,因為其成效須於數年後始能見效,而且錢未直接落袋故選民無感,因此政客為謀取選舉利益,通常會大幅增加不當的社會福利支出,而忽略國家長治久安應有的經濟、教育、科學、文化等支出。

 可以想見,未來總統選戰正式開打後,各總統候選人為了討好選民,爭取最多選票,一定會競相提出各種名目的社會福利支出。但浮濫的社福支出猶如毒品,具有上癮性,一旦開始支出後不易戒除,且每次選舉均會加碼而逐漸增加其金額。這類強制性支出若過多,將排擠政府可裁決的自由性支出,造成預算編列僵化,政府施政失去彈性後,將不利國家的總體發展。

 108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支出編列2兆814億餘元,其中法律義務支出,亦即強制性支出共編列1兆4570億餘元,占歲出總額比重已高達7成,相當於政府籌編預算僅有3成、約6244億餘元的自由裁決空間,必須用於國防、外交、教科文、經濟、環境保護、一般政務等各項政事,當預算已然僵化,政府如何推動重大政策與計畫?

 隨著近年選舉不斷開出的支票,108年度社福支出共編列達到4919億餘元,占歲出24.6%,已是政事別第一大支出,明顯高於教科文支出20.8%,國防支出16.3%,經濟發展支出12.1%。

 財政惡化之治本之道在於開源節流,然而開源不易,節流則以削減過度的社會福利支出最為有效。當前政府應戮力減少強制性支出比率,尤其是社福支出,部分支出並不符合使用者付費以及公平性原則,應重新檢討各種法定強制性支出,刪除國民未相對給付卻坐享利益的社福支出;就算政府做不到,也不應該再大開福利之門,債留子孫。

 現今政壇充斥政客,唯有靠選民把關,別為個人小利拖累國家未來發展的能量,用選票淘汰想炒短線的政客。

 (作者為國立台北大學會計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