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印為數年前參觀臺北故宮「赫赫宗周」大展後,便開始嘗試將青銅器上各式紋樣與篆刻文字結合,因而慢慢發展出了有別於傳統鳥蟲篆的印風。刻印的過程,印中文字的一橫一豎一如建築中的一梁一柱。篆刻之道,以線構字,以字築印,我作如是觀。右二兩方同以「玉潤」為題的鳥蟲篆篆刻作品,在不同的文字造形設計下,雖然繁複之形相類,然亦可見其一方一圓的異質之趣。圖/古耀華提供

 東西方建築中以各式具象或幾何圖形點綴、裝飾之例甚夥,以文字元素揉融其間者亦有之。以漢字元素妝點建築門面,最時見的便是每歲一易的春聯與春貼。

 美,可以極其簡約,如宋代汝窯瓷器,以溫雅靜謐的釉色與沉穆洗練的器形,溫潤欣賞者的心目。如明式家具,或厚拙,或文秀,以木料的本質見證天人一氣的造化之功。如20世紀初由葛羅佩斯(Walter Gropius,1883-1969)親自操刀設計的德國包浩斯(Bauhaus)德紹校舍,其標舉以簡約為尚的建築設計美學觀,亦然。

 美也能極其繁複,如今年歷經火劫的哥德式建築經典-巴黎聖母院內的鑲嵌玻璃「玫瑰花窗」,或追求恢宏、繁複之美的巴洛克時期建築,商周青銅器精妍縟麗的紋飾與細節,東方寺廟的華麗藻井,率皆企圖以繁盛之美直撼人心。

 東西方建築中以各式具象或幾何圖形點綴、裝飾之例甚夥,以文字元素揉融其間者亦有之。

 以漢字元素妝點建築門面,最時見的便是每歲一易的春聯與春貼。此外,有些則是在建造之初便已涵納其內,如臺北林安泰古厝入口處的「門釘」,即以夔龍紋式設計雕造「福」、「壽」二字,圖文一體,富麗堂皇。其內部正廳神龕下方亦有以相同手法組構而成的「福」、「祿」、「壽」、「全」四字,不僅是對先祖,也是對後來者的祝福與祈盼。另板橋林本源園邸內亦可見以文字或具諧音之吉祥圖案設計的各式漏窗,如與「福」同音的蝠形窗,取意「平安」的瓶形窗,用以喻「壽」的桃形窗,直取「卍」字為圖的卍字窗。

 漢代建築中的「千秋萬歲」、「永受嘉福」鳥蟲書瓦當,更是先人運用具裝飾性文字來美化建築的典例。而類似的裝飾性文字,在古老的漢字中其實也有不少例子,如春秋、戰國時期,遷游於陝、冀一帶的中山王國的妍美文字,流行於吳、越一帶的鳥蟲篆,都是造形極其優雅,講究細節的古文字。這些文字不僅出現在建築、器物、璽印之中,在吳王夫差矛與越王勾踐劍等兵器上,我們也能看到線條繁麗的鳥蟲篆文字蹤跡。

 古人造字,象形本是其一法則,在取形於自然萬物萬象之外,其造形上的美化之功,也常令觀者嘆止。在那兵燹連天的時代氛圍下,能有如此浪漫優雅的文字書跡,教人怎能不折服於古人對美之追求與想望的執著態度呢?

 或許下回當您親臨某處古舊建築,或造訪故宮、史博之時,也能留心觀察這些前人巧心經營,涵藏其中的細微之處,與古人來一場跨越時空的心會神交與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