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航線運輸時間縮短,將為俄羅斯肥料出口到亞太地區帶來新機遇。圖為9月17日,中遠海運特運——山東省港口集團成功首航北極航線。(新華社)
中俄在北極圈合作開發的亞馬爾液化天然氣工程已正式投產。(中新社資料照片)
俄羅斯Acron公司首批礦物肥料通過北極航線向大陸發貨。(取自公眾號@新疆中鑫悅)

 俄羅斯大型礦物肥生產商Acron公司表示,該公司首批總重量為2.3萬噸的礦物肥已經通過「北極航線」向中國大陸發貨。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這次運輸是全球首次使用「北極航線」(俄羅斯一側的北極航道)運送肥料。俄羅斯Acron對外經濟活動副總裁哈布拉特表示,新的路線可縮減物流開支,由於運輸時間縮短,也為俄羅斯肥料出口到亞太地區帶來新的商機。

 「北極航線」包括東北航道、西北航道和中央航道,東起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的白令海峽,沿俄羅斯北部向西延伸至挪威,是把歐洲與遠東、亞太、北美西部連接起來的最短海上路線。相比傳統的麻六甲海峽、蘇伊士運河航線可縮短三分之一的航程,大約1至2周。

 比傳統航程少25~55%

 如果取道北極西北航線,從中國沿海諸港到北美東岸的航程,比現在經巴拿馬運河的太平洋航線要縮短三分之一的航程;中國上海以北港口到歐洲西部、北海、波羅的海等港口,航程比傳統通過蘇伊士運河縮短25%到55%。

 北極航線開通不但將大幅度降低航海時間和燃料成本,同時也能避免經由印度洋等危險地區時的海盜威脅;一旦航道開通,將在很大程度上改變現有世界經濟和地緣政治格局。

 全球暖化催生北海航線

 但受極地氣候、破冰成本和船隻體積等因素掣肘,目前只是具有替代蘇伊士運河航線的潛力。迄今為止,試圖通過北極航道的船隻,無論是貨船或科學考察船,都需要核動力破冰船開道護航。

 不過,全球變暖使得情況出現變化。北極冰層持續融化,去年和今年的北極圈夏季異常高溫,部分地區氣溫飆破攝氏30度。生態環境亮起紅燈的同時,北海航線的價值再次浮出水面,成為近年來俄羅斯力推的重大項目。

 俄羅斯新羅西斯克商業海港集團3日發布,2艘總計裝有約20萬噸液化天然氣的環保LNG運輸船,分別於9月28日和10月2日從普里莫爾斯克港出發,沿北方海路駛往中國大陸。

 不只俄羅斯看重北極航線,中國也積極介入。2013年中國爭取成為北極理事會13個正式觀察員之一,2018年初中國國務院公布《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願依託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參與包括北極航道基礎設施建設、商業化利用和常態化運營。而「冰上絲綢之路」可視為「一帶一路」倡議在北極圈內的延伸。

 中俄開發北極天然氣

 大陸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動作積極,日本商船三井公司的破冰型液化天然氣(LNG)油輪,去年6月25日從俄羅斯亞馬爾經由北極航線東北航道,7月中旬抵達上海,這是該公司油輪首次向東航行。

 中俄在北極圈合作開發的亞馬爾液化天然氣工程已正式投產,有助彌補大陸的液化天然氣供應缺口,並替大陸開闢北極航道。

 事實上,中國國營企業中遠集團(Cosco)的「蓮花松號」多功能貨輪2017年7月從上海港啟航,經停連雲港後取道北極東北航線前往俄羅斯。船上裝載了出口俄羅斯的重工機械設備,用於莫斯科地鐵隧道施工,還有一些化工廠機械設備。

 之前,中遠海運船舶在2013年、2015年和2016年3次通過北極航線的東北航道,為中國商船經北極常態化航行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