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的文章〈《返校》迎大陸國慶〉,指出這個以台籍中共地下黨鍾浩東組織讀書會遭槍決的電影,真實的用意是迎接大陸70年國慶的祝賀片,用意深刻,意外引發一些年輕人在網上的議論,可見大部分年輕人對台灣光復前後的歷史非常陌生,所以有必要再進一步解釋。其中一人問到:如果鍾浩東還活著,是否會支持香港抗中運動?

 我就從這裡談起吧!

 歷史不能重來,不過符合歷史邏輯的虛擬推演,也有助於人們了解歷史的真實脈絡。其實上面的問題很容易回答,鍾浩東的妻子也是他的政治戰友蔣碧玉,當時躲過一劫活下來了,他們的思想是完全一樣的。

 1992年我採訪過蔣碧玉,從而對這對夫婦有感性的認識。蔣碧玉是中國統一聯盟的成員,跟那批逃過一劫的老同志們經常出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如果鍾浩東活下來了,情況也會一樣,他會一起去北京慶賀國慶,並聲討美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陰謀。蔣碧玉20多年前就過世了,用鍾浩東夫婦的思想形態來看今天香港「反送中」運動,結論不會跟中共中央有任何區別,他們會強烈譴責這些受英美帝國主義誤導的年輕人的暴動行為。

 這些年輕人高舉港英旗幟,港英政府總督是倫敦派來的,立法局議員也是官派的,完全沒有民主,所以香港年輕人要的並不是民主,而是作為英國殖民地的奴化虛榮感,現在這些暴動的年輕人還要組織「香港臨時政府」,可見受到美英欺騙誘惑的年輕人多麼飄飄然,忘了自己是誰,而這種被殖民的虛榮感正是台籍中共地下黨革命所要驅逐的目標。

 即使在二二八事件中,台籍中共黨黨組織透過在香港的謝雪紅所成立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發表的聲明,也是強烈聲討台灣攀附美帝國主義勢力的「託管派」。沒有一個中國人能夠容許幾代人犧牲流血的成果,再輕易被奸偽團體出賣,絕對會不客氣地割除毒瘤。

 要搞台獨不是不可以,但就大大方方地來,設定實踐步驟,明確最終目標,甚至必要時流血犧牲,有這種勇氣和能耐或許才能搏得一些敬意。最糟糕的是,喝中共烈士的鮮血來搞反中的陰謀,這種可鄙的行為並不可怕,只是其呆無比!

 這種偷雞摸狗的人一旦面臨真正的重大衝突時,不是鳥獸散,就是180度轉過來投靠祖國,並積極舉報台獨領賞。所以《返校》的製作公司和編導真的用心良苦,宣揚中共地下黨的光榮事蹟,作為台灣對於大陸國慶最好的獻禮。

 至於這部片如果拿到大陸去上映會如何?當然會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在台灣的紅色歷史的真相受到民進黨的壓迫,不能說出事實,暢所欲言,《返校》在大陸上映只要補上幾個鏡頭更彰顯歷史事實即可。譬如,男主角就義時高喊「中國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影片最後的感嘆話,補充為:「今天中國人免於帝國主義壓迫的民族自由,都是靠許多人流血換得的。」只要補幾個畫面幾句話就可以了,這部電影保證在大陸大賣,製作公司和編導名利雙收,也可以贏得愛國美名,更可以成為未來台灣年輕人為驅逐美帝國主義的光榮榜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