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官亭與廟⊙圖/鄧榮坤

 接官亭與廟

 祭祀風神的人稀疏了

 繞過石坊,府城黃昏熱鬧著

 鞋底下藏匿的碼頭繁華

 知道的人稀疏。除了文史工作者

 已乏人計較

 乾隆四十二年,冬

 把聖旨揣進懷裡的台灣知府仰天笑了

 路遙遠?海域難以丈量外

 也錯亂了科舉後的官場布局?

 踏過浪尖,於陌生海灣拋錨

 立座石坊吧,即使是短暫邂逅

 以泉州知名花崗石與青斗石雕鑿

 讓路過的人知道這裡是進城要道

 也是回家的路,至於石坊如何命名

 的確需要花點心思想想

 當官員陸續於此登陸

 或搭扁舟赴鹿耳門乘船往廈門

 文武官員在此等船,而送往迎來之歡喜

 或愁緒仍在呢。石坊就喚為接官亭吧

 名,如驟雨前之雷鳴

 響亮。如被眾生熟悉的神祉

 風神

 多年後,坊仍在

 已難想像官員搖擺走過

 而閒雜人必須遠離的官僚束縛

 如今,誰都可以輕易走過

 卻無人願意逗留

 石坊於艷陽下仍透發官場威嚴

 於斑駁中搓揉風雨歲月

 靜默於府城霓虹燈外的邊邊角角

 當旅人稀疏,就別提碼頭這件事了

 也別提送往迎來時的喧囂或繁華

 或淡淡愁緒

 廟,仍在。離碼頭越來越遠

 石坊無語。立於角落之石碑

 盤繞之龍曾紀錄皇帝旨意

 讓踩在當時的港口與陸地之間的百姓

 於肅靜與迴避的警告牌示中

 三緘其口,也認識了閒人勿近的

 森嚴

 坊之後,風神廟香火淡了

 風神右手執如意,庇佑舟船平安

 而左手提葫蘆狀之壺裝滿四方的風

 也裝滿善男信女之虔誠

 多年前,蓄著髮辮之官員渡海來台

 上任,或任滿回鄉而於風神廟上一炷香

 祈福,已成為一帆風順旅程必要程序後

 販夫走卒們也試著把奔波的滄桑

 點燃,學會承納命運之乖舛

 或戲弄或有點疼的折磨

 附記:坐落於台南市的風神廟,創建於清乾隆42年(1739年)為祈求往返台海之間的舟船平安而建。位於風神旁的接官亭,是清代官員到台就任或接待到台灣的官員之碼頭,如今,碼頭已不在了,只留下亭與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