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柯文哲在接受採訪時說,香港問題還會繼續延燒,台灣2020大選已經提前結束。的確從民調來看,蔡英文的民調幾乎是隨著香港問題事態的發展而走高。

 香港問題對於台灣的特殊之處在於,它將統獨議題的影響力擴到了最大,尤其是以香港對比台灣,將統獨問題擴展到制度、國防、經濟與兩岸關係各個層面,並巧妙地遮掩了過去相對赤裸的統獨論述。民進黨陣營深知炒作香港問題將會使國民黨失去在統獨議題上論述的正當性,因此只要每次香港有最新事件,蔡英文就會強硬表態。

 而的確國民黨近期對香港問題的表態幾乎與民進黨無異,拿不出任何不同的立場和論述,因為兩黨都明白,在2020大選中,以香港問題包裹的統獨議題與兩岸議題極有可能成為選民2020的第一考慮因素。

 這背後要考慮兩個問題:首先,北京如何看待台灣對香港的表態?在今天的兩岸三地,北京已經不從三地的三角關係來處理港台問題,而在中美框架與全球化框架下處理,相比於台灣選舉,北京更在乎香港對中美貿易談判的影響。蔡英文也深諳此道,才能處處以「民主守護者」的姿態對香港問題表態,這也才有了民進黨操縱香港問題的空間。

 如果這一結論成立,那麼第二個問題也應運而生:在這種情況下,2020韓國瑜與國民黨還有機會嗎?韓國瑜要想勝選,就要拿出去年與陳其邁破釜沉舟的氣勢,扭轉輿論與民意對選舉因素的看法,拿出強有力的內政與經濟論述,將議題重新拉回到「發大財」這一清晰、直接的立場上來。畢竟蔡英文政府3年來的經濟表現讓台灣百姓無感,這也是韓國瑜贏得高雄的最大優勢。

 其實韓國瑜與國民黨在兩岸議題上並非無路可走,堅持「九二共識」就是應對香港問題的最佳方案,三地關係的處理都有賴於「一個中國」所衍生的共情感與凝聚力,否則香港問題將永遠只是民進黨的「消費品」。過去民進黨黨團想要廢止《集遊法》,如今他們又批評港府的《蒙面法》, 類似自相矛盾的政治話語操作在未來還會繼續,這最後損害的是兩岸的關係,加劇民眾間毫無必要的對立。要讓民眾充分認識到這一問題,就需要國民黨與韓國瑜的團隊讓兩岸關係的論述回到「兩岸」,回到中國大陸與台灣的討論上來,從兩岸關係看待台灣與香港的關係,並正視台灣在香港問題中的立場與處境。

 距離選舉還有90多天,這其中還有許多不可預知的因素。香港問題並非不重要,但因為選戰,問題的焦點被政客們模糊,從嚴肅客觀討論一國兩制的得失、陸港關係的變遷變為意識形態與制度的對立和仇視。

 國民黨的論述如果不及時回歸兩岸關係,回到台灣社會的經濟與民生,而一直處於「被迫防禦」的狀態,2020這一局的確可能如柯文哲所說,已經提前結束。

 (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碩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