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人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召開三季度例會,大陸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第八次會議。兩個會議都要求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下一步要從不同類型的金融機構著手,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

 貨幣政策委員會認為,大陸國內經濟金融領域的結構調整出現積極變化,但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國際經濟金融形勢錯綜複雜,外部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增多,因此要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加強宏觀政策協調,形成合力。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除了再度強調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之外,還特別聚焦於金融機構,通過對不同類型機構採取不同支持措施,督促其克服順週期思維,落實逆週期調節。

 針對政策性金融機構,要按照要求深化改革,完善治理體系和激勵機制,遵循金融機構經營規律,發揮好在經濟轉型升級和高品質發展中的逆週期調節作用。

 去年下半年以來的逆週期調節,焦點在於紓困民企,政策性金融機構並未扮演關鍵角色。隨著宏觀槓桿率尤其是企業和居民部門的槓桿率上升,目前仍有加槓桿空間的只剩大陸中央政府。李克強總理曾強調過,政府部門保持了較低的負債率,「為應對可能出現的風險預留了政策空間」。國開行等政策性金融機構發行的債券等同於政府信用,未來將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針對商業銀行,要加快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豐富銀行補充資本的資金來源管道,進一步疏通金融體系流動性向實體經濟的傳導管道。今年以來,貸款占社融比重持續上升,導致商業銀行的資本金快速消耗。據銀保監會統計,上半年末商業銀行資本適足率為14.12%,已下降至去年第四季以來的最低水準。資本充足一旦形成掣肘,銀行在支援實體經濟方面將有心無力,寬貨幣無法轉換為寬信用,進而會影響貨幣政策效果。

 今年初,監管層鼓勵銀行發行永續債,多管道補充資本,人行也創設央行票據互換工具(CBS),為銀行發行永續債提供流動性支援,預計後續銀行資本補充需求將會繼續上升,補充管道也將會進一步暢通。

 針對中小銀行,金融委要求要重點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將資本補充與改進公司治理、完善內部管理結合起來,有效引導中小銀行下沉重心、服務當地,支援民營和中小微企業。在大陸銀行體系中,大銀行主要對接大企業,而中小銀行是支持民營和中小微企業的主力。

 下半年以來,債券市場短期信用利差有所收窄,長期信用利差卻仍在高位,民企、小微的融資難度仍然偏大,所以金融委會議對中小銀行服務中小微企業做出了強調和專門安排。貨幣政策委員會則從「價」的角度出發,提出堅持用市場化改革辦法促進實際利率水準明顯降低,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援力度,努力做到金融對民營企業的支援與民營企業對經濟社會發展的貢獻相適應。

 總的來看,當前大陸「金融風險趨於收斂」,市場預期基本穩定,因此當務之急是通過加大逆週期調節來穩增長,這就使金融機構的作用進一步凸顯。進入第四季之後,金融機構需要優化信貸結構,加大對高品質發展的支持力度,以促進國民經濟整體良性迴圈和持續健康發展。(摘自經濟參考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