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區樹林里移民新村,如今只剩凋零老居民。(呂筱蟬攝)

 政府為興建石門水庫,1956年至1964年間遷移淹沒區278戶居民至桃園市觀音區樹林、草漯,是全台首例集體遷村。當地雖取名「移民新村」,但無就業機會、農業土壤貧瘠,70年代成立觀音工業區,居民再度被強制徵收土地,拿了補償金只能移居四散各地,如今只剩50戶。

 老一輩的居民感慨,「遷村到最後都被瓦解了!」移民新村第3代鄧宗文說,3歲時跟隨父母從大溪阿姆坪搬到觀音,當時這裡荒煙蔓草,因為靠海,放眼所見只有大片防風林,政府指定配給房屋及耕地,然而大家從山上搬到海邊,不僅生活謀生方式不同,配到的耕地都是旱地,農作物收成差,生活也難過。

 70年代政府成立觀音工業區,移民新村居民再度被強制徵收土地及房屋,鄧宗文感嘆,本來生活就難過,這次走了大概一半居民,工廠一間接一間蓋,卻沒提供在地人就業機會,拿了補償金的人遠走他鄉再也不回來,只剩下7、80歲捨不得離開的老人,整個移民新村凋零,如今僅剩約50戶。

 另外,高雄紅毛港遷村,不少領了土地或補償金的居民,到鳳山、前鎮、小港三區交界的中安路遷村預定地貸款蓋房,但後來許多人繳不出貸款而賣地賣房,如今在當地可以看到不少一整排統一建築風格的透天美厝,都是紅毛港人賤賣土地、建商「化零為整」收購建造的結果。

 座落在原址的「紅毛港文化園區」地處偏僻,硬體建置簡陋,與原始聚落人文樣貌差異甚大,旅遊觀光能量也一直受外界質疑,「瞻仰式」的體驗更讓紅毛港人不勝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