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街者說故事 水手賈西亞為人帶來歡笑《逆境重生》專題報導系列(五)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賈西亞曾經浪跡街頭,台北車站前曾多年蟬聯全台地王的新光三越大樓旁,曾是賈西亞的夜晚棲身之所,他戲稱自己曾睡在一坪3、4百萬的地方。(黃子明攝)
賈西亞(右三),擁有屬於自己的住所,也有相愛女友(右二),兩人經常約會逛街。(黃子明攝)
賈西亞有了不多卻穩定的收入,足夠讓他在萬華租一間木板隔間房屋,擁有屬於自己的住所。(黃子明攝)
QR Code

 「是多少磨練和多少眼淚/才能夠站在這裡/失敗的痛苦/成功的鼓勵/有誰知道/這是多少歲月的累積/小丑小丑/是他的辛酸/化作喜悅/呈獻給你…」曾當過水手,後來淪為流浪街頭的無家者,賈西亞始終沒被生命的困境打倒,如今,他成為在台北市街頭分享自己生命故事的導覽員,也找到棲身的地方。他唱著最愛的歌曲〈小丑〉,豁達地說,「希望為身邊的人帶來歡笑」。

 今年57歲的賈西亞,說起話來中氣十足,但走路時步伐一拐一拐,記憶力與反應速度比一般人緩慢一些。他說,國中畢業後不愛讀書,親戚引薦他到台中港當水手,平時多是幫忙送公文,或是聽從船長指示分派工作;未料,才做7、8個月,竟然就在第一次出遠洋到日本時染上腦膜炎,「怎麼被送回台灣、怎麼去醫院,全部都不記得了,只知道再醒來已是1年後…」

 當水手染腦膜炎 陷入磨難

 大病初癒的賈西亞試圖在台中梧棲一帶找工作,但因為腦膜炎留下的後遺症,手腳靈活度與記憶力大不如前,即便陸續當過黑手、清潔工,也曾在紡織工廠撿棉花,最後都因工作速度太慢,不得不黯然離職。

 睡在北車停車場 迷茫度日

 走投無路之下,賈西亞決定北上尋找機會。不過,靠打零工所賺的錢,讓他只能偶爾花100元去網咖包夜休息,絕大部分時間都睡在台北車站地下停車場,或是站前新光三越旁的走廊下。

 回憶起那段無家可歸的日子,賈西亞說,他曾出過陣頭一次,從早走到晚,本就不太方便的腿完全無法負荷,一整天下來又酸又痛,再也不敢去出陣頭;後來改做舉牌工,沒想到,有次為追趕被清潔隊收走的牌子,摔傷雙腳粉碎性骨折。

 賈西亞苦笑說,第一時間雖有就醫、清創傷口,但長期睡在環境不佳的地下停車場,2年後發現「自己站都站不穩」,原來是細菌深入骨髓,差點惡化成骨髓炎必須截肢。那段時期,他也賣《大誌》雜誌,收入不錯,結果最後也因腳傷需靜養,不得不停止販售。

 打零工不慎摔傷 差點截肢

 不過,或許天無絕人之路,正因為腳傷差點惡化成骨髓炎,賈西亞在醫院安排下,住進中和遊民收容所,另在社工協助申請下,獲得低收入戶資格。最後,雖因居住期滿必須遷出遊民收容所,但他也被轉介由芒草心慈善協會服務,並靠著慈善協會安排以工代賑,加上低收入戶補助,約3年前開始賃屋而居,不必再流浪街頭。

 賈西亞展開穩定生活,環顧3坪左右的雅房,「人家看起來一點都不豪華,但卻是我的窩!」他笑說,租屋周邊機能很好,有圖書館、有台北車站,還有公園,都是他熟悉的地點。

 住院獲社福協助 終於有窩

 芒草心工作人員認為賈西亞說話風趣,個性大方,也培訓他擔任「真人圖書館」、「街遊」的導覽員,每個月都有固定的導覽場次。

 賈西亞說,以往流浪街頭的日子每天沒有目標,都在等待社福團體發放救濟的飯菜,再不然就是睡覺,一切都迷迷糊糊的;現在生活愈發安定,雖然不敢像一般人一樣,發豪語說要「愈過愈好」,也不敢想太多,但只要能一直有個地方窩著,有工作機會時好好抓住,這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