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建學校,不要建監獄。」日前大連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孩的案件,再度喚起大陸社會,對去年底湖南12歲男孩弒母後被警方釋放的集體記憶。尤其針對未成年罪犯的收容教養不盡理想,也讓各界又一次意識到,除「罪與罰」之外,建立完善的社會矯治、教化體系也刻不容緩。

 大陸央視主播日前用「這樣的『小惡魔』」,來形容上述13歲的未成年殺人犯,強調「一部公平的法律,不僅僅是一劑預防藥,更是一服鎮痛藥」,社會大眾的輿論聲浪可想而知。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與會的眾位委員也強調,未成年人保護法不應成為未成年嫌犯的保護傘。

 但值此之際,也應藉機反思,「降低刑事法律責任年齡」、「加重對未成年人處罰」等手段,固然可以治標;但社會、政府的保護與教化功能,治本的措施是否也已完備?值得一提的是,修訂草案刪除「在必要的時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養」此一規定,等同於自廢武功,也將讓「對不予刑事處罰行為的矯治」形成缺口。

 更何況,每個未成年罪犯的背後,均代表著某一家庭、學校或社會教育的破碎崩壞。基於未成年人犯罪的可教化,遠遠高過於成年罪犯,一方面應思考如何著手重建學校、家庭、社會三大支撐體系;另一方面則針對不良行為、嚴重不良行為、犯罪行為三者,採取分級干預,再搭配國際通行的「收容教養」制度,才是善盡政府對未成年人的「保護」、「教化」之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