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董事是公司治理強化的要項之一,出任獨立董事是一種榮耀,反映個人的專業、成就受到肯定,但是台灣引進的獨董制度,至今缺乏配套作法,尤其是對於董事民事責任的保護措施不完善,若沒有及時修法或補強措施,恐怕只會發生更多獨董辭去現職,中華公司治理協會也建議證交所或主管機關能夠編撰「董事指導守則」(guidebook),提供有意出任或已擔任獨立董事的專家士紳,學習、理解相關細節。

 獨董薪酬與法律責任難均衡

 民國94年底證券交易法正式將獨立董事制度明文化,成為我國公開發行股份有限公司內部監控機制的一環,歷年來多次修法力促獨董的功能得以彰顯,令人遺憾的是,獨董辭職人數近年來出現攀升,2018年上市櫃公司辭任獨董人數首度破百,達到132人,占全部獨董人數比率近3%。此外,金管會的正式統計也看到,超過半數獨董酬勞低於50萬元,投保中心團體訴訟案92件中有14位獨董被告。是不是因為薪酬偏低、法律責任又大,報酬與責任無法平衡,導致獨董高唱歸去來兮?

 台灣的獨立董事制度,與國際作法相較,在董事和獨立董事民事責任的保護措施極不完善,包括三部份:董事責任補償制度、董事責任限制制度、董事責任免除制度。

 董事責任補償制度部份,公司法第193條之一明定,公司得為董事投保責任保險,目的是為了降低並分散董事和獨立董事因錯誤或疏失行為造成損害的風險,而且公司應該將責任保險的重要內容,諸如投保金額、承保範圍及保險費率等等細節,提到最近一次董事會報告。可是,實際情況有多項個案出現保險費不足以賠償,轉進司法訴訟,訴訟程序本身所花費的時間、精神折磨和名譽貶損,均對獨立董事形成傷害與反誘因,會令人膽怯接任或加快辭任。

 自我舉證得以免責 理想勝過實際

 董事責任限制制度部份,中華公司治理協會率先推動「商業判斷法則」的引進及落實,由於此項法則的特點是「推定」,推定公司董事所為是商業決定,在決策時並不涉及自己利益,而且該決定是在充足資訊的基礎上進行,以善意並誠實的相信該決定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因此對公司董事和獨立董事可以推定免責。

 經營判斷法則一旦妥善運用,可讓獨立董事參與公司董事會時有更明確依循的準則。只是,目前「商業判斷法則」在台灣仍缺乏應用場景,不利於積極推動,而且因提告理由無邊無際,一旦獨立董事無法舉證證明初衷,一如法律名言:「舉證責任之所在,敗訴之所在」,就等於是有罪,使得獨立董事的責任缺乏有效的框限。

 至於董事責任免除制度部份,主要是現行公司法、民法、證交法等規範董事的責任,存在許多法律風險,例如公司法第23條對負責人的侵權責任,公司負責人應忠實執行業務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屬於絕對責任,在台灣經常被告「背信罪」,有民事和刑事責任,是很重的罪;證交法第20-1條針對財務報告不實的損害賠償責任,正是現在問題較大的部份,無論董事或獨立董事要一致地負起推定過失責任,一旦董事會被提告訴,董事會成員唯有具體舉證自己「已盡相當之注意」,才得以免責、甚至無罪。

 三項改善作法 期能引進優秀人才

 對於獨立董事在台灣面臨民事責任保護措施不完善的缺陷,個人提出三項改善作法,以期能引進優秀且專業的人士加入董事會,提升企業競爭力:一,獨立董事財報不實的民事責任,由「推定過失」責任調整為「過失」責任,這也是舉證責任的轉換,不是讓獨立董事就財報的審查可以免除責任,而是仍必須盡到忠實義務與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

 第二是企業應提供適當資源,協助董事會發揮職能,例如應指派相關人員或自行聘請專家協助獨董執行職務,更需建立開放討論的會議文化,這在台灣很重要,讓董事們能在會議中暢所欲言,據理力爭,充分討論及意見交流。

 第三則是回到獨立董事本身的學習與準備,是否了解自己將被賦予的權力、被課予的義務、是否對公司業務充份了解、對董事會議案掌握充足資料、是否對董事會決議妥當提出異議權、落實執行各項內控制度,已盡善良管理人之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