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宜大學生林致宇,因涉嫌寄送道具血衣包裹給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被檢方依恐嚇公眾罪起訴。(本報資料照片)

 教育部課審委員林致宇被依恐嚇公眾罪起訴,教育部以依規定課審會學生代表委員受聘任時,應具有學生身分或離校未滿1年,並無規範其他資格條件,所以無法解除林致宇課審委員職務,然而,一個被地檢署起訴的被告,其表現已是教育的負面教材,怎還有資格繼續擔任課審委員呢?

 台灣是一個多元社會,容許不同看法,但並不接受恐嚇手段來達成目的。林致宇過去主張「慰安婦不一定是被迫的」、「閱讀唐宋古文八大家是造神、傳遞封建思想」,凸顯他的無知,但因他是學生推選出的代表,教育部仍讓他擔任課審委員。

 不過,林致宇竟以寄道具血衣、冥紙及抗議信函給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要求妥善處理香港「反送中」事件,他還提醒辦事處「應該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以確保所有職員在台灣的安危」,行為不僅脫序,更違反法律。

 案件爆發後,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課審會學生委員是由學生經由一定程序選出,會依遴選的規範處理。但幾個月下來,林致宇依然是課審委員,換言之,教育部根本沒有處理。

 林致宇是名大學生,應對其言行負責,寄信恐嚇已超出言論自由或善意提醒的範圍,更何況教育是百年大計,教育部不該以規定未規範其他資格做為卸責藉口,繼續坐視不管,否則未來所推動任何教育理念都將不具有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