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於德川幕府時代,和我國清朝相同,與外國列強簽訂了許多不平等條約,其中,最令日本明治政府不能忍受之不平等條約為,承認外國駐在日本之領事館有對其人民之審判權,而不受日本法院審判。蓋國家主權的作用之一為領土高權,又稱為領土主權,屬於統治權之一的作用。因此,例如,在我國領土內觸犯我國法律,尤其是刑罰法規,不論為我國人抑或外國人(當然,亦不論被害人為外國人抑或我國人),均應接受我國法院之審判與我國法律之制裁。

 德川幕府承認外國人在日本觸犯日本法律,而可不受日本法院審判,是可忍,孰不可忍。蓋領事審判雖叫做領事審判,但審判者未必為領事,而有可能為由該外國派來之法官,但於審判所適用之法律為該外國之法律,而且,如欲上訴,亦須到該外國國內之上訴法院上訴,而非上訴於日本之上訴法院,此完全將日本國之國家主權踩在地上。因此,日本明治政府乃盡一切努力想要廢棄外國之領事審判權,而終於在明治32年(1899年)達成其願望,廢棄了所有列強領事審判權之不平等條約。

 反觀我國人,則對列強之領事審判權感覺不痛不癢,到推翻滿清政府後之國民政府時代,亦從不努力來廢棄列強之領事審判權,而須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美國主導,才由西方列強主動來廢棄對我國之領事審判權。

 這種無國家主權觀念之作風,到民進黨政府來,仍不改變。香港要將在我國領土內犯罪之人送到我國來審判,卻遭政府拒絕。如果這件事真是中共在背後策動,反可說明中共有尊重我國審判權,民進黨應張開雙手歡迎才是。至於說,「香港不辦,我們來辦」,也是沒有國家主權觀念的說法。

 最後,對人來說係審判權,對案件(人與事之混合概念)來說係管轄權;而對人有審判權,始有對案件有無管轄權之問題。同時,對人無審判權時,則法院應作不受理判決;對案件無管轄權時,則作管轄錯誤之判決。

 (作者為國立中興大學法律學系講座教授、前國立中興大學校長)